监督的信(2018年1月9日)

圣施礼华说:「在人性的领域里,我想留给你们:热爱自由和幽默感做为遗产。」写於创办人生日的信中,监督反思自由在主业团中的重要性。

牧函和讯息
Opus Dei - 监督的信(2018年1月9日)

于罗马,2018年1月9日,圣施礼华诞辰纪念日

我挚爱的孩子们,愿耶稣为我看顾我的儿女们!

1.按照总会议的方针,过去几个月来,我经常提到自由。现在,按照圣施礼华的教导,他终其一生都是喜爱自由的人,我希望回顾一下,天主赐予人这伟大恩赐的某些面向。他曾经告诉我们:「我永远不会厌倦的重複:我的孩子们!在主业团的精神中,最明显的特徵之一,就是热爱自由,和理解他人的需要。」[1]当我们重读、默想他的话时,让我们向天主表示衷心的感谢。在天主的恩宠中,也让我们每个人都检视一下,能够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更好地表达出这些话的含意。如此,我们也能更适当的帮助更多的人获得「天主子女的光荣自由。」(罗8:21)

个人和各个民族对自由的热切渴望,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积极信号。承认每个男女的自由,意味著承认他们是人:自己行为的主人,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能掌控自己的生活。儘管自由并不总使每个人都发展成为最佳的自己,但是我们永不会太过於誇大它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我们不自由的话,我们就无法去爱。

但对於自由究竟是什麽,很不幸的是,在很多圈子里,都是盲目无知的。人们所渴求的没有限度、虚无的自由,常被视为是进步的最终目标。我们并非不常看到这种见解,它与许多压迫的形式和表面的自由并存,实际上只是奴役的链条。这种形式的自由,迟早会露出它空无一物的马脚。教宗写道:「有人以为如果能够躲开天主,便可自由;但是他们却看不到他们依然像是孤儿般活著,无助又无家。他们不再是朝圣者,而成了流浪者。」[2]

呼籲自由

2.我们已经「为自由蒙召选。」(迦5:13)创造本身就是神圣自由的体现。创世纪的记载让我们一瞥天主的创造之爱,祂与世界分享祂的美善,及祂的美丽(参创1:31),以及与人类分享祂的自由(参创1:26-29)。当祂召唤我们每个人存在的时候,天主使我们能够选择、爱上这个善,并用爱来回应祂的大爱。然而,我们作为受造物的限度,使我们有可能让自己与天主分离。「天主的智慧是奥秘的,当祂按著自己的模样和肖像造人时(参创1:26-29),冒了极大的『风险』,让人类自由。」[3]

事实上,从历史的开始,这种风险导致人类拒绝天主的大爱,犯了原罪。这样一来,就削减了人受到善的吸引力的自由,意志也因而在某种程度上倾向於犯罪。之後,个人的罪恶更加削弱了人的自由,因此,罪过总是意味著某种程度的奴隶(参罗6:17, 20)。儘管如此,「人总是自由的。」[4]儘管「他的自由往往是脆弱的,」[5]它仍然是每个人的重要利益,需要受到保护。天主是首位尊重和爱自由的,因为「天主需要的不是奴僕,而是子女。」[6]

3.「罪恶在哪里越多,恩宠在那里也越格外丰富。」(罗5:20)。恩宠带来一个更新、更高的自由,为此「基督解救了我们,是为使我们获得自由。」(迦5:1)我主通过祂救赎功效的言行,将我们从罪中解救出来。因此,「这从自由发出的讚美诗,在天主教信仰的奥秘中,迴响不绝。」[7]我经常提醒你们,要把基督放在我们生活的核心。如要发现自由最深层的意义,我们必须默观祂。我们很惊讶地看到一个天主的自由,祂出於纯洁的爱,决定放下自己,取得像我们一样的肉身。我们看到这种自由,在祂生命迈向十字架的牺牲中表露无遗。「因为我捨掉我的性命,为再取回它来:谁也不能夺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愿捨掉它。」(若10:17-18)。人类的历史从未见證过,像我主在十字架上自我奉献这样的自由。「祂以不折不扣的『爱』的自由献身,直到死亡。」[8]

圣若望福音讲述了我主与一些相信祂的人的对话。耶稣的话语迴响著祂清晰的承诺:「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若8:32)。圣施礼华写道:「这事实多麽伟大!因它说出自由之道,又使人看到自由在人生命里的意义。让我概括的说:知道造物主和受造物有如此亲密的关係、知道我们由主所造、圣三对我们又如此厚爱,而我们是如此难得的慈父的子女,仅仅如此,就足以使我们充满喜乐和肯定!我求主帮我们定志:每天都紧记主所说的事实,只有这样,我们才可像自由人一般的行动。」[9]

4.我们神圣的父子情义使我们的自由得靠天主赐予的一切力量扩展。我们不是要从天父那里解放自己而变成自由的,而是接受自己是子女的现实。「谁不知道自己是天主的子女,谁就不知道有关自己最深奥的事实。」[10] 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且活在与自己的衝突里。由此可见,知道天主爱我们,是何等的释放。天主的宽赦,是何等的释放,让我们能够回归自我,并重返自己真正的家园(参路15:17-24)。当我们原谅别人时,我们也经历这种解放。

我们相信天主对我们每人所怀的爱(参若一4:16),引导我们以爱做出回应。我们能够爱,因为祂先爱了我们(参若一4:10)。知道天主无限的爱,不仅在我们存有的根源中能找到它,且与我们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同在,令我们充满了安全感。因为天主比我们更接近我们自己。[11]意识到天主在每个人身上等候著我们(参玛25:40),而且祂也想通过我们,让自己出现在他人的生命中,使我们致力於多方面的与他人分享我们所得到的一切。在我们的生命中,我的子女们!我们已经接受、现在仍然不断的接受许许多多的爱。把爱给予天主和他人,是最恰当不过的自由行为。爱是实践自由,兑现它。爱使自由在天主的大爱中发现它的起源和目标。「当自由被用於追求真理的服务时,自由就会发现它的真正含义;当它被用来寻求天主无限的爱时,自由就会使我们从一切奴隶的形式中解放出来。」[12]

那麽,我们神圣的父子情义就导致内心深处极大的自由、深刻的喜悦,以及对希望的宁静乐观:spe gaudentes「论望德,要喜乐」(罗12:12)。了解到自己是天主的子女,也导致我们爱上那出自天父手中的善的世界。引导我们面对生活,清醒地意识到有行善的可能性,征服罪恶,把世界回归於天主。正如教宗方济各在默观圣母时所说的:「从充满圣宠的玛利亚身上,我们知道基督徒的自由不仅仅是从罪恶中释放出来。自由也使我们能够在新的精神之光中,看清尘世的现实。自由是以一颗纯洁的心,爱天主和爱我们的兄弟姊妹,为基督王国的来临,而活出充满喜乐的希望。」[13]

精神的自由

5.能毫不受到任何威胁的自由行事,是人的尊严使然;更重要的,是天主子女的尊严。同时,我们需要「去热爱自由,不是任意妄为,因为只有认同那已指示给我们的『善』,我们的自由才真正符合人性:一种与天主和好的自由。」[14]

所以我想停下来考虑一下精神自由的重要性。我并不是指这句话有时给人模棱两可的含义,彷彿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不受任何法律的限制。实际上,每一个人的自由都受到自然职责和所做承诺(家庭,职业,公民职责等)的实质限制。然而,如果我们为了爱而做一切,我们就都可以自由行事:Dilige et quod vis fac .「爱吧!想做什麽就做什麽。」[15]真正的精神自由即是这种以爱行动的能力和习惯性的态度,特别是在每一种情况下,都要遵循天主所要求的。

「你爱我吗?」(若21:17)。基督徒的生活,满怀主动积极和随时乐意被差遣的精神,自由的回应我主的疑问。因此,「把自由和自我降服对立起来是错的,虽然,乍看上去两者好像是对立的,因为自我降服其实是自由的後果。当一个母亲为了爱她的孩子,甘愿为他们牺牲时;她愈深爱孩子,她的自由也愈多。她爱得愈深,她的自由就结出愈多的果实。她的孩子就能从母亲的自由中得到好处,这完全是因为母亲的自我降服,所以自我降服即是自由啊!」[16]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理解为什麽鼓励一个人的自由,并不等同於减少对他的要求。我们越自由,我们就越能爱。爱情是苛刻的:「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格前13:7)。反过来说,爱情的增长意味著自由的增长、且越来越自由。正如圣多玛斯·阿奎那写道 Quanto aliquis plus habet de caritate, plus habet de libertate.:「爱得越多,我们越自由。」[17]当我们不想做某件事,或者觉得特别困难时,但仍怀著精神的自由去行事,那麽,如果我们是发自爱心而做那事,不是因为喜欢去做,而正是因为我们想要去做。「因为我深爱自由,我们众人都该认识自己是天主的儿女,渴望能够成全我们天父的圣意。我们应该依据天主的期许去实践所有事情,同时,心里要有一个最超越的理由:『因为我想这麽做嘛!』」[18]

6.喜乐也是精神自由的象徵。圣施礼华说:「在人性的领域里,我想留给你们:热爱自由和幽默感做为遗产。」[19] 这两件事情看起来截然不同,但实际上却紧密相连,因为我们意识到:如果我们的心灵自由去爱,则充满了喜悦,充满了幽默感,能加深我们对世界的理解,超越纯自然界,而使我们学习到把握住事物和情境积极正向的一面,有时可说是有趣的一面。正如教宗方济各所说,天主「是喜悦的作者及创造者。圣神的喜悦带给我们基督徒真正的自由。没有喜悦,我们基督徒无法自由,只会成为悲伤的奴隶。」[20]

这种喜悦要浸透我们整个的生命。天主希望我们快乐。在对使徒们讲话时,耶稣也在对我们说:「使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内,使你们的喜乐圆满无缺。」(若15:11)。因此,我们甚至能愉快地履行自己可能认为不愉快的职责。正如圣施礼华告诉我们的,「我们不应该认为:自己唯一可以快乐去做的事情,就是我们所喜欢的事情。」[21] 如果我们为了爱且怀著爱心,可以快乐的—而非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做我们觉得困难、不喜欢的事情,那麽,我们就是自由的。在1963年4月28日,当圣施礼华在讲道时,谈到天主早在1931年之前就赐给他的光亮:「主啊,祢让我明白:拥有十字架就等於找到幸福、喜悦。此刻,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明白地看到:有了十字架,就是与基督认同;成为基督,就是成为天主的子女。」[22]

7.整个天主的圣律,以及天主对每个人的意愿,都不是限制人自由的法律。相反的,它是lex perfecta libertatis「自由的完美法律」(参雅1:25)。福音也是如此,因为所有这一切可总结为爱的诫命—不仅是一种需要爱的外在规律,而且也是赐给爱力量的内在恩宠。Pondus meum amor meus:圣奥斯定说,「我的重量即是我的爱」,不仅仅是指我们有时很难去爱的明显事实,而是因为我们心中的爱引导我们向前迈进,去到那里。[23] Eo feror, quocumque feror.「爱带我到哪里,我便到哪里。」[24]我们每个人都要思索这问题:带我到各处的爱是什麽?

任何让天主之爱占据心中的人,都亲身体验到:「自由和自我降服并不对立,它们互相支撑。自由只可为爱的缘故而放弃,再没有其他的原因。人在自我奉献、自我降服那一刻,爱就被自由所更新,而这更新正意味著永远年轻、慷慨,可拥有更高的理想,而作出更大的牺牲。」[25] 因此,服从天主,不仅是一种自由的行为,更是一种让我们自由、释放的行为。

耶稣告诉祂的门徒说:「我已有食物吃,那是你们所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我者的旨意,完成祂的工程。」(若4:32-34)。对耶稣来说,对天父的服从滋养了祂,给了祂力量。所以对我们来说,也应如此。圣若望保禄二世说,作为耶稣的门徒,意思是「更依附著基督本身,分享基督的生命与命运,分担祂对天父旨意出自爱心与自由的服从。」[26]

教宗本笃十六世更深入地探讨了自由和自我付出之间的这种亲密关係:「正是在祂非常顺服天父时,耶稣才实现了祂自己以爱为动机、有意识作决定的自由。谁比全能的那一位更自由呢?但是,祂没有滥用自由、武断的任意妄为,祂活著是为服务。这样,祂的自由『充满』了内涵,否则自由仍然是陷於可做或可不做的『空话』。就像人的生命一样,自由从爱中汲取意义…;因此,基督宗教的自由与任意妄为恰恰相反;包括跟随基督的自我奉献,甚至到祂十字架上的牺牲。这似非而是的论点显示出:我主在十字架上流露出祂自由的最高点,也就是爱的巅峰。他们在加尔瓦略山上对祂咆哮:『你若是天主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然而祂正以留在绞刑架上,显示祂圣子的自由,承行天父慈悲的旨意,直到最终。」[27]

「上主,你引诱了我,我让我自己受了你的引诱;你确实比我强,你战胜了。」(耶20:7)。在先知耶肋米亚的这个祈祷中,可感受到他宽阔的心胸。把自己的召唤视为来自天主的礼物(而不仅是一张义务的清单),即使我们正在受苦,也是精神自由的象徵。知道天主就是爱我们这个模样,是多大的释放!而且祂先召唤了我们,让我们被祂所爱。

8.精神自由也意味著不要让自己被那些不真实的义务束缚住,比如生活中的许多小细节,可依我们个人自由的主动性,把它放在一边,或弹性的做些改变。一如蔡浩伟主教二十年前写给我们的信:「当然,我们有义务要去采取一些行动,另外在某些情况下,有些行动虽然我们没有特殊的义务要去执行,但无论如何,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都必须设法自由和负责任的履行天主至高的爱的诫命。因此,在任何时候,我们都是自由的,也是顺从的。」[28]

我们在主业团里需要始终保持信任和自由的氛围,让我们能够坦然的跟相关的人透露自己所担心的事情、澄清不了解的事情,或者我们认为应该改善的事情。反过来说,这种信任的氛围也因我们的忠诚和耐心而得到滋养,以宁静和幽默的方式接受人的限度、烦人的情况…等等;这是身为好子女的态度,儘管他们可能深信自己是对的,但仍要行使自由,设法去保护比自己的观点更重要的价值,例如:团结一致、家庭和谐…等无价之宝。相较之下,「当我们因观念不同而与人分离,削弱我们之间的共融和兄弟之间的团结时,就反映出我们未依天主圣意而行事。」[29]

9.虽然有时候,某些情况会使我们受苦,但天主经常利用这些折磨来让我们更密切的与耶稣认同。正如我们在希伯来书中所读到的:他「却由所受的苦难,学习了服从,」(希5:8)从而「给所有服从他的人,成了永远救恩的根源。」(5:9)耶稣带给了我们天主儿女的自由,接受了我们人类共有的限度,而不放弃尽量努力去克服它们,这也是精神自由的标誌和源头。相较之下,在比喻中,大儿子的态度是满悲惨的(参路15:25-30)。他向父亲抱怨了那麽多一直耿耿於怀的事情,而无法投入於家庭的欢庆中。他的自由变得狭隘而自私,令他不能爱,也不能理解「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路15:31),儘管他住在家里,却不自由,因为他的心在别处。

相对的,摩阿布女子卢德的故事多麽美好,她的自由和自我付出植根於对家庭深刻的归属感。多麽令人动容,当婆婆鼓励她重新过自己的生活时,我们看到这位妇女如何回应婆婆的坚持:「请你别逼我离开你,而不跟你去。你到那里去,我也到那里去;你住在那里,我也住在那里;你的民族,就是我的民族;你的天主,就是我的天主;你死在那里,我也死在那里。」(卢1:16-17)

当我们在默观圣母时,我们更加清楚地看到她忠诚的自我奉献是如何在自由中展现。「试想,天使加俾额尔向圣母传述至高者的计划的那一刹那,圣母提了一个问题,为使自己更明白主要她做什麽,然後说:Fiat!『愿照你的话,成就於我吧!』」(路1:38)[30]

培育和管理自由的人

10.在我们的培育过程中,个人的神修指导占有重要的地位。神修指导始终该是在自由的氛围里进行,目标在於栽培感觉到「像鸟一样自由」的人。[31] 圣施礼华向那些接受兄弟姊妹个人交谈的人指出:「神修导师的权威不是权力。永远要试著给灵魂灌输伟大的自由精神。思考一下我常常告诉你们的:在我看来,『因为我想要』似乎是最超然的原因。神修导师的角色是去帮助灵魂想要去实现,『感觉想要』去实现天主的旨意;不下命令,但给建议。」[32] 在神修指导中所给的建议,目的是要每个灵魂去赞同支持圣神的行动,帮助每一个人以个人的自由和责任感去接近天主,和面对自己的职责。「在创造灵魂时,天主不重複自己。每个人都是依他或她的样子而造,所以我们必须依照天主所做的,及祂领导他们的方式,对待每一个人。」[33]

除了建议之外,通常还可以给一些温柔亲切的鼓励,帮助他们领悟到:自由的去努力、以爱活出忠诚是永远值得的。偶尔在神修指导里,也会出现一些明确的,但总是深情和精心的,「命令式的劝告」,提醒人们履行义务的责任。然而,这个劝告的力量并不是出自於劝告本身,而是出自於所涉及的责任。当我们相互信任的时候,可以而且应该这样说,接受劝告的那人会心存感激,因为他明白哥哥或姊姊的刚毅和情感。

11.我们一生所接受的培训,不要轻视其非要不可的要求,往往在很大的程度上,它为我们开闢了新的视野。相反的,如果我们只把自己侷限於要求他人,和被他人要求上,那麽,我们只能看到自己做不来的事情、缺陷和有限性。我们可能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天主对我们的爱。

在这方面,让我们回想一下圣施礼华怎麽教导我们:「在主业团里,我们是喜好自由的朋友,在内修生活里也是一样。我们没有被特殊的计划或方法綑绑…,即使在灵修生活中,也应该有很多自己拟订的决心。」[34]因此,在神修指导上的坦诚,为获得建议,让我们自由地敞开心灵,也让我们培养个人的主动性,也自由地让导师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可与基督更加密切认同的内心奋鬥。

因此,在我们的培育中,当我们将同样的精神传递给所有的人的同时,并不产生单调的划一,而是合一。圣施礼华利用一幅醒目的图像说明在主业团中,「我们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方式,沿著这条大道前进:可留在路的右边或左边,或弯弯曲曲的从一边走到另一边,步行或骑马;有成千上万的方法可在天主的大道上迈进。每个人的良心,依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都会迫使他们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前进。唯一的关键就在於不离开大道。」[35]主业团的精神,就像福音一样,不但不强加於我们的存在中,而且是赋予它生命,是颗注定要在每个人的土地上成长的种子。

12.在我们的培育中,要防止过分的渴求安全感或保护感,这也是重要的,否则会抑制我们的灵魂和束缚我们。「凡是与基督会晤过的人,不能禁锢在自我的小天地里,这种闭塞多麽可悲!他们应当开放,像一把打开的扇子那样,向四面八方开放,向所有的人灵开放。」[36] 因此,是多麽的重要,在培育自己时,得活出:不害怕犯错、不害怕失败、不害怕恶劣的环境;以超然的观点,抱著审慎和决心去参与我们自己的社会和职业环境。

热爱自由,因此,也显示在使徒工作的自发性和主动性中,与各自特定的使徒任务兼容。重要的是我们始终要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超乎一切的使徒工作,是我们个人的使徒工作。」[37]主任也该如此鼓励使徒活动。「我从未想过要把你们捆绑起来。相反的,我试图确保你们以最大的自由行事。在主业团精神提供的宽广範围内,你的使徒活动必须要有主动性,以便在每个地方、每个环境、每个时代中,找到最适合於该环境的福传活动。」[38]

13.另一个热爱自由的重要标记,可在牧灵管理中发现:主业团由监督、他的代表们,以及相应的议会的协助下治理。让我们再次以感恩之情,默想圣施礼华的这番话:「这种自由精神的结果,即是主业团的培育和管理均建基於信任之上…如果管理是基於不信任的话,什麽事都办不成了。相反的,依尊重来管理和培育灵魂,则果实纍纍。信任在天主子女的灵魂中,培养真正圣洁的自由,教导他们管控自己的自由。培育和管理就是去爱。」[39]

管理时要尊重每个灵魂,首先,要细腻、谨慎的去尊重良知的隐私,而不可把管理和神修指导混为一谈。其次,这份尊重能使人把什麽是指示,什麽仅是适当的规劝、忠告或建议区分开来。最後,(不是因为放在最後,而不重要,)是需要以对他人最高的信任度来管理,使得领导人总是尽其可能的考量到所有相关人员的意见。那些负责管理的人乐於聆听别人的态度,很美妙的呈现出主业团是一个家庭的事实。

我们还有值得感激的经验,就是主业团在涉及属於意见方面的範畴,好像经营、政治、神学等,享有充分的自由。「凡在不与信仰相关的问题上,每个成员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思考、行动,完全的自由,并负起个人的责任。这个合乎逻辑和社会理论衍生出来的多元化,不但不会为主业团带来任何麻烦,反而是精神健全的标誌。」[40]我们应该爱护和培养这种多元化,儘管有时可能会发现这种多样性令人难以接受。一个热爱自由的人,会设法去看到别人在这些广泛的领域里,所思考到、做到的积极且具有吸引力的一面。

关於如何执行管理的方式,圣施礼华建立制度,并始终强而有力的提醒我们需要:同侪共治,这是充满主业团生活中的自由精神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我已经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提醒你们了,只要我活著,我就会不断的重複这个事实,我要求在主业团中各个阶层的管理者都实行同侪共治,这样就不会有人陷入暴君专制。这是审慎的表现,因为在同侪共治下,事项更容易研究,错误得到更好的纠正,使得已经顺利进行的使徒工作,获得更有效力的改善。」[41]

同侪共治不仅是(或主要是)作出决定的方法或系统;是的,但超乎一切的,它是一种精神,根植於我们深信所有的人都能够、并需要从他人那里获得真知灼见、讯息…等,这将有助於我们的改进,甚至改变我们的观点。同时,这使我们更加尊重、更积极的培育他人的自由,使他们能够毫无困难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尊重和捍卫使徒工作的自由

14.我们的使徒工作始於真诚的渴望帮助别人找到基督,或与祂紧密亲近。「我们对待灵魂的态度,可以从宗徒保禄这句近於欢呼中的话来总结:caritas mea cum omnibus vobis in Christo Iesu!!「愿我的爱在基督耶稣内与你们众人同在!」(格前16:24)藉著爱德,你将成为世上和平与喜乐的播种者;爱护、捍卫所有灵魂的个人自由,为基督所尊敬并为我们争取的自由(参迦4:31)。[42]

我们首先要以爱的自由去爱那些属於我们正在努力帮助的人能更接近我主。圣施礼华邀请我们藉著自己的见證和言语,进行友谊和信任的使徒工作。「在我们的使徒活动中,更好说是:主要在我们的使徒活动中,我们不希望有丝毫受威胁的阴影。天主希望得到自由的服务,因此,不尊重『良心自由』的使徒工作,也是不正直的。」[43]

真正的友谊需要坦诚的情谊,才能真正保护存在朋友之间的相互自由和亲密。因为,就像我写的:「我们并非在『做使徒工作』,我们就是使徒嘛![44]友谊本身就是使徒工作,友谊本身就是我们付出和接受光明的对话。在友谊中,当为彼此开闢新的视野,计划就打造出来了。在友谊中,我们在好事中欢乐,在困难中互相支持。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因为天主要我们快乐。

15.如你所知,「争取新血」的原义是个积极的现实,无非是传播福音的传教活动。[45]这就是圣施礼华一向对这个术语的理解,而非近代诠释的消极意义。我们仍然需要记住,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有些字句会与原义不同,而有新的含义。因此,仔细考虑到使用这个术语时,在上下文里是否合适,因为有时你想要说的,并不是你的听众所理解的。

当我们向某人提出天主可能在召唤他加入主业团时,如果可能的话,要更加清楚地表明出来,我们对个人自由的尊重和捍卫。我们在这里所指的,是那人有向任何人寻求意见的自由,而最重要的,是他以充分的自由去分辨自己可能的圣召,以及随之而来的决定。在评论福音中这句铿锵有力compelle intrare(勉强人进来)的话时,圣施礼华针对这比喻(路14:23)写道:「我们精神的主要特徵即是尊重每个人的个人自由。因此,在争取新血时,不是硬去推人一把,而是用大量的光明和教义去『勉强人进来』。这是你们祈祷和工作的精神激励、教义的真实见證。这即是你们所提供的一切牺牲。因为你们是天主的儿女,所以你们嘴上带著的微笑:父子孝爱之情使人充满宁静的幸福(即使你的生活中不会缺少挫折),别人会看到、也会羡慕。再加上你的风格和魅力,你就具备了『勉强人进来』的条件。」[46] 这是如何的清晰,那麽,主业团应该始终在自由的气氛中成长,以决心和单纯呈现出亲近天主的耀眼华丽。

16. Veritas liberabit vos.「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若8:32)。在无数的世纪中,所有相继而来的解放承诺,都是真实的,在某种程度上,它们都受到关於天主和人类真理的滋养。这真理是那一位:耶稣─道路、真理和生命(参若14:6)。「即使在二千年後的今天,我们依然明白,基督还是给人带来基於真理的自由者,祂使人从一切剥夺、削弱并从根本上,即人灵、人心及良知所断开的自由中,释放出来。」[47]

天主赐给我们永远的自由;这不是一个临时的礼物,只能用在这现世上的生活中。自由如同爱情,「永存不朽,」(格前13:8)仍在天上延续。我们去天堂之路乃是天主子女的光荣自由之路。(罗8:21)。在天堂,我们的自由不但不会消逝,反而因拥抱天主的爱而满盈。「在天堂,大爱正在等候你,没有背叛、没有欺骗。爱的圆满、美的圆满,以及伟大和知识的圆满…令人永不厌倦:儘管令人满足,你仍渴求更多。」[48]如果我们是忠诚的,凭著天主的慈悲,在天堂里我们将完全自由,充满爱情。

你的父亲全心全意地祝福你们!

康仁

[1]圣施礼华,1954年5月31日书信,22。

[2]教宗方济各,宗徒劝谕福音的喜乐,2013年11月24日,170。

[3]圣施礼华,1965年10月24日书信,3。

[4]本笃十六世,通谕在希望中得救,2007年11月30日,24。

[5]同上。

[6]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129。

[7]天主之友,25。

[8]圣施礼华,十字苦路,第十处。

[9]圣施礼华,天主之友,26。

[10]同上。

[11]参圣奥斯定,忏悔录,III, 6, 11。

[12]圣施礼华,天主之友,27。

[13] 教宗方济各,讲道,2014年8月15日。

[14]本笃十六世,通谕在真理中实践爱德,2009年6月29日,68。

[15]圣奥古斯丁,In Epist. Ioan. ad Parthos, VII, 8。

[16]圣施礼华,天主之友,30。

[17]圣多玛斯, In III Sent., d. 29, q. un., a. 8, qla. 3 s.c. 1。

[18]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17。

[19]圣施礼华,1954年5月31日书信,22。

[20] 教宗方济各,讲道,2013年5月31日。

[21] 圣施礼华,1947年12月29日,书信,106。

[22]圣施礼华,默想笔记,1963年4月28日。

[23]参圣奥斯定,忏悔录,XIII, 9, 10。

[24]同上。

[25]圣施礼华,天主之友,31。

[26]圣若望保禄二世,通谕真理的光辉,1993年8月6日,19。

[27] 本笃十六世,三钟经讲道,2007年7月1日。

[28] 蔡浩伟,牧函,1997年2月14日,15。

[29]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17。

[30]圣施礼华,天主之友,25。

[31]圣施礼华,书信,1951年9月14日,38。

[32]圣施礼华,书信,1956年8月8日,38。

[33]同上。

[34] 圣施礼华,书信,1957年9月29日,70。

[35]圣施礼华,书信,1945年2月2日,19。

[36]圣施礼华,犁痕,193。

[37]圣施礼华,书信,1939年10月2日,10。

[38]圣施礼华,书信,1942年10月24日,46。

[39]圣施礼华,书信,1945年5月6日,39。

[40]圣施礼华,与施礼华蒙席会谈,98。

[41]圣施礼华,书信,1951年12月24日,5。

[42]圣施礼华,书信,1933年7月16日,3。

[43]圣施礼华,书信,1932年1月9日,66。

[44]牧函,2017年2月14日,9。

[45]参信理部,某些福传方面的教义註释,2007年12月3日,12和49。

[46]圣施礼华,书信,1942年10月24日,9。

[47]圣若望保禄二世,通谕人类救主,1979年3月4日,12。

[48]圣施礼华,鍊炉,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