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成圣的关键

圣施礼华常说:「我们的日常活动绝对不是不重要的事。相反,它是我们成圣的重要关键。」以下是「圣化工作」系列的新文章。

工作
Opus Dei - 我们成圣的关键

圣施礼华的教导是,日常工作,是所有能够获得圣化的俗世活动中,最基本和最原始的一项。他经常说,「如同我们一样浸淫在世俗尘事之中,但却决定亲近天主的人,圣化日常工作是灵修的关键。」[1]

他也强调:「主业团唯一的目标,是著眼於在所有不同的种族和环境中,能够有些男女,在所有现实和利益并存的世界中,透过日常生活,尽力去爱慕和服侍天主。」[2]

圣施礼华的这个教导,是他在1928年10月2日从天主那里所得到的精神的一项独特之处。它并不是唯一一种圣化世俗事务的方法,但它是切合主业团的精神、是主业团的精神的明确方法。由於人应该工作,「按主业团精神的成圣和使徒工作的超性圣召,肯定了人类的工作的召唤 … 其中一个重要的标记,正是决志要存留在这个世界中,从人性和超性的角度,尽量去做好自己的工作(当然,也要考虑到自己是一个有缺失的人)。」[3]

职业

「这件事足以显示在日常的工作和活动可不是毫不重要的,相反,它倒是成圣的关键,因藉著智力和劳动的工作,我们可接触天主,讚美衪和光荣衪。」[4]

在很多场合中,圣施礼华也用了「成圣的关键」指日常的工作,又指圣化日常的工作。因为工作成了这个关键的材料;又因为工作本身并不足够,若果它不被圣化,它就不能作为寻找圣德的关键。所以我们要圣化自己的工作。

圣施礼华视为灵修生活关键的工作,并不是指任何一种活动。它不是指当作「嗜好」而做的、为培养兴趣而做的、或有著其他理由而做的工作,纵使这些工作是为了需要,和必须付出努力去做。这是一条特别地关於职业的问题:一种被公众认受的,个人在社会中塑造、服务、及建设社会的工作。这工作带来责任、本分和权利,包括取得应有酬劳的权利。职业的例子是建築师,木匠,教师,和家务。

在某一方面来说,司铎的牧职也是职业 (圣施礼华有时会这样说 [5]),因为它是服务人灵的公众工作,尤其是有关平信徒怎样藉著职业,以基督化的方法来参与建设社会而成圣。这任务也很需要信众和司铎的合作,虽然司铎职是一件神职,一项神圣的,不是世俗的工作,但是它不会自动地使一个实行铎职的人成圣。一个司铎也需要奋鬥,在他的职务中去成圣。他也要如圣施礼华所教的,以「真正的司铎灵魂和平信徒心理」[6] 去圣化他的职务。

还有一点,圣施礼华常用「职业」去形容病患、年老、及生命中其他会消耗一个人可以用於工作的能力的不同情况,例如是因失业而去寻找工作。他以「职业」去形容这些情况,也清晰地表明,在这些情况中的人,也应该视它为必须要圣化的工作。一如对天主的爱,令我们工作得尽善尽美。因此,一个有病患的人,也能出於对天主的爱,和为了使徒工作的意向,而接受不同的医疗、运动或控制饮食,做一位「好病人」,听命以至如基督一体,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这样,当病患或晚年来临时,它也会被转化成职业。所以,按主业团的精神,追求成圣,是不会中断的。工作就是成圣的关键。[8]

一般来说,「职业」是指幹活的工作,不是指其他活动。职业,在主业团的精神来说,正是成圣的关键。

平常生活的棉织

家庭、职业、和社会责任,就像一块棉织一样,是一个平信徒的成圣和使徒工作的原材料。这块棉织,能够以不同途径被编织成。圣施礼华的教导的一个基本特点是,家庭和社会责任,都是以职业为中心。社会以职业去分辨它的居民。[9]

在世俗中成圣,需要「在社会的中心内成圣,为了应验圣保禄的名言:instaurare omnia in Christo - 把所有事归向基督。[10] 要实行此任务,必须圣化家庭,这个「人类社会的根源」,和社会的「原始和必要的细胞」。[11] 但是社会不只是由一些家庭杂乱地堆砌而成的,就如身体不只是由一些细胞杂乱地堆砌而成的。

一个社会的群体,有著组织和结构,有著它自己的生命。若要把基督的精神灌输入社会裏,不单只是要圣化家庭,更要圣化各种社会关係,建造一个友谊与服务的气象,给生活方式、时尚风气、和消遣娱乐加上一个基督化的语调。但是,林林种种的职业活动,才是塑造社会的组织和生活,深入地影响家庭和社会关係的主要东西。

圣化工作(加上圣化家庭生活和圣化社会生活)不单只是按天主圣意去塑造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环节,更是由这三件事所构成的棉织的「关键」。这并不是说,职业比家庭或社会的事务更加重要,而是职业支持著家庭和社会的共融性。一项责任的重要性和优先性,在於爱德,不在於它是职业、社交、还是家庭的责任。

工作可以成为整个灵修生活的关键,因为它除了是为了家庭的益处和为了构建基督徒的社会的一项服务之外,也是一份能透过德行而达致完美的事,这些德行,包括在劳资关係的、工作本身的勤劳性和责任感、正义感、和不同的有关坚忍、毅力、忠信和忍耐的表达。

因此,圣施礼华邀请我们视工作为一种工具,透过它,每一个人能够切入於社会中,以某种方式在各样人际的关係网络中,在人的社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职业和处身於世界当中,是不可分割的,互相依赖的,因此我们无法只明暸其中一项而对另一项无知。[12]

职业的召唤

由於在主业团中,工作是灵修生活的关键,所以我们可以明白它不但是超性圣召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的一部分。[13]

每一个人的职业的召唤,来自几个因素:天主赐给了他的质素和喜好,他身负的责任,自己的家庭和社会的需要,以及选择事业的现实可能性。每一个人的「职业召唤」,就是由以上所有的因素,而不只是他的取向和喜好,而形成。它被称为「召唤」,正是因为这些因素代表著来自天主的召唤,使我们赖以选择最能适合我们成圣,和履行使徒工作的职业。

圣施礼华这样写道:我们不应忘记,职业的召唤是我们的圣召的一部分:「只要它是一条使你成圣,和帮助圣化他人的渠道。」[14] 因此,「若然有一天,职业变成了一个障碍,若然它耗尽你的一切,以至阻碍了你的灵修生活和自己其他的职责 … 它就不会是圣召的一部分,因为它已经不再是职业的召唤了。」[15]

由於职业的召唤在某一程度上取决於一个人本身独有的情况,所以它不是固定的,和预定的,不受环境所约束的。「职业的召唤,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会不断地改动。经常会发生的是,当某人开始攻读一个课程之後,他发现他自己会更精於另外的一种工作,於是便转职;或是他最终会专注於另外一件与他在开始时所预料的有所不同的事业;或是他在全心地进行自己的事业时找到了一份可以令他改善家庭环境的、或是使他能够更好地服务社会的新工作;又或是他因健康的理由而必须转换新的环境和职业。」[16]

职业的召唤,是一个在社会上实践某一项功能的召唤:不只是任何一项,而是在种种可供选择的职业中,选取最能使一个人在工作中成圣及做使徒工作的一份。在履行他的职业时,一个人能够「赚取生活费,支撑自己的家庭,为公益而作出贡献,及发展自己的个性。」[17] 我们不应只选择最容易的一份,就好像每一份也有著同等价值,也不应该肤浅地、以自己的喜好来选择。选择的準则,必须是对天主和对人灵的爱:我们怎样可以更有效地拓展天国和提升人类的进步,使我们所获得的塔冷通赚到成果。

当这个作为关键的职业稳放在适当的位置,这扇门便会安全和畅顺地开关。当工作是稳固在神圣父子之情上,当它是一份天主儿女的工作:天主的事业,就像是基督的工作,日常生活这一整块的织棉就在天主的恩宠前打开了。但是假若这个关键不存在,我们怎样能够以基督的精神去感染社会呢?如果它生了銹蚀、或是被扭曲了、或是被胡乱地排列,那麽,无论它是由价值连城的物料所造,它还有用吗?

如果它跟一个人的家庭和社会责任互相矛盾,更或瘫痪它们,那麽我们应自问:没有门的关键,可有什麽用呢?最重要的是,如果工作脱离了神圣父子之情这一个基础,如果工作得不到圣化,它对基督徒又有什麽价值呢?

「让我们祈求主耶稣的光照,恳求衪帮助我们,能够在任何时刻都去发现那能将职业转化为成圣的关键的神圣意义。福音称耶稣为木匠,玛利亚的儿子,faber, filius Mariae。那麽,我们也必需以神圣的骄傲,以行动去證明,我们是做工的人,是真正地工作的男女!」[18]

J. Lopez

[1]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61

[2] 圣施礼华,《会谈》,10

[3] 同上,70

[4] 《天主之友》,81

[5] 参阅《天主之友》,265

[6] 圣施礼华,1945年 3月28日的书信,3

[7] 斐 2:8

[8] 圣施礼华,讲道笔记,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马德里,2013,165页

[9] 参阅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马德里,2013,222页及续

[10] 圣施礼华,1950年2月14日的书信,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一册,81 (圣经引用: 弗:1:10)

[11]梵二,《教友传教工作法令》,11

[12] 圣施礼华,1945年5月6日的书信,13,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马德里,2013,161

[13] 圣施礼华,1954年5月31日,引述於Jose Luis Illanes,La santificacion del trabajo,Palabra,马德里,1981,42页

[14] 圣施礼华, 1948年10月15日的书信,7,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马德里,2013,180

[15] 同上

[16] 同上,33

[17] 《会谈》,70

[18] 《天主之友》,62 (圣经引用:谷: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