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爱上天主的人

为庆祝圣施礼华的节日,恰恰波亚斯(亚马孙河区)的主教,若瑟.伊纳爵.阿雷曼尼蒙席,撰写了这篇亲切的文章。该篇文章被刊载于《秘鲁时报》,《齐克拉佑工业日报》与《阿雷基帕日报》当中。

生平
Opus Dei - 一位爱上天主的人

他的房间十分简陋,也是个通道。其面积不及十平方公尺:有张铁床,一张床头桌,一组桌椅与一张木制的沙发,一盏立灯与一只板凳。另外还有一张画。在墙上的某块磁砖上可看到底下的字句:「主阿!请让我远离那些令我与你分开的一切吧!」他床边装有警铃,他解释说:「我不想在未领临终前的几项圣事之前即过世。」

他醒来,屈膝祈祷,亲吻地面并说「我会服伺祢」(这是他一天的生活秩序)。每天,他用许多时间来祈祷:十五端玫瑰经,神修阅读,默想,日课经文……,尤其是圣体圣事。

他活出弥撒圣祭。在走向祭坛时,他表现出急迫和爱。他自己说道:「我急切渴望上祭台,不仅是以双手碰触它而已,我亲切地拥抱它,吻它,宛如一位恋爱中之人,我的确是:一位恋爱中之人!」有时,在举行弥撒后,他满身是汗且疲惫不堪,好似曾费尽全力地与耶稣共活了牺牲奉献。

他的饮食时间短促。早餐:冷咖啡与一小块面包。晚餐:汤或蔬菜,一小块奶酪或蛋糕及水果。中餐: 少许蔬菜,淋上几滴橄榄油与洒上一点盐,一块肉或鱼。酒,则仅于节庆时饮用。

有一次,他们在他的餐桌上摆上一瓶酒。他看看标签,了解其虽非上等好酒,但却是不寻常的,然而他并未允许自己有特例。他起身,感谢天主,未食而离席。

他以诵念〈求主垂怜〉(Miserere)来结束一天,那是圣经《圣咏》中第五十首,一首关于忏悔的著名圣咏,之后,以十字形样展开双臂,屈膝诵念三次圣母经。他把十字苦像置于睡衣的口袋内,以便于深夜里亲吻它。

他的衣着简陋。他有两件司铎长袍。较新的那件是用来会客的,而较为老旧的那件则是他每日的衣着,其中的一件已超过二十年。关于这件长袍,欧尔特佳(Encarnación Ortega)女士说道:「我是目击证人,我还数过长袍上的补痕, 总共有十七个。」

他身上从不带钱。除了帮助圣教会的经费之外,他不喜欢免费的事物:「我们人是这样的:经常不珍惜凭空而得之物……所以,千万别有不劳而获的念头。」至于穷人的话,他则说:「可以近乎免费地给予……很便宜地……但是不要完全免费……人是较不珍惜垂手可得之物的。」

他活出神贫,他衣柜内的衣服甚少,少到在他死后,别人仅花了五分钟左右即可收拾他的一切个人用品。

他最大的关切是平信徒的圣化工作。不论身处何地的男男女女们均有权利,以及「义务」成圣。一种基于在一切事物中实现天主旨意的简单圣德。

天主自己曾数度赐与他体验玄义祈祷的经验,而这正好发生于最平凡的事务当中,例如阅读报纸时:他从那些描述日常生活事件的文字中跃升至造物主。

他不畏惧死亡,并且经常谈论猝死如一项礼物:如果它突然来到,完全不被预期,那对他而言将是一件令其喜悦的事:「这好像是天主从后令我们惊奇,在归返天乡后,祂将拥抱我们入怀。」

他也常说:「我向天主祈求,期望祂准予我至最后一日时仍能着衣。较合理的方式似乎是我能像一位布尔乔亚阶级人士一样地躺于床上,悄然地逝去……但是若按我个人的喜好,我希望连鞋子都能穿上。」

结果他真能如愿以偿:他从街上返回之后,即倒地,当时仍旧衣着端整,几分钟之后即与世长辞。他们只需替他加穿司祭服供人守灵与埋葬。出于谦逊之德,他自称为「小驴子」,心想着那头于圣枝主日那天耶稣骑的驴:「面对天主前,我承认我不过是头小驴子。在祂面前,我什么都不知,我什么都不会,我什么都不能……与祂一起我什么都能。」

你(妳)猜对了……这位圣人是圣施礼华(Saint Josemaría Escrivá de Balaguer),我们正于这几天里庆祝他的节日。

  • 若瑟.伊纳爵.阿雷曼尼蒙席2004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