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青年日心得

但无论大家来自哪里,我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天主教徒。

个人见证
Opus Dei - 世界青年日心得

正如所有心得文章之开头,我要感谢让这趟世青之旅成行的主业团台湾中心负责人施雅格主任,和提供许多帮助(包含当地住宿和活动安排)的Opus Dei,罗马的RUI宿舍,和许多默默付出的志工。我们从台北出发,经过上海、罗马、维也纳,到达克拉科夫,一路上需要感谢的人太多太多,每一位都是让这趟旅行能这麽成功的关键。

我很确信世界青年日是一趟朝圣之旅,而其中融入了专属於青年的活力与热情,赋予世青独特的意义。首先,观光旅遊和朝圣旅遊有很大的差别,前者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遊览景点,注重饮食和享受,将旅行的效益最大化;後者却日复一日遵循著固定的模式──默祷、弥撒、三钟经、玫瑰经、再默祷。这也是我一开始很无法适应的一点,旧有的观念告诉我──既然已经花了数万元的机票钱,就应该尽情地享受这个国家,这座城市所拥有的异国文化和特色。然而朝圣却不完全是这麽一回事。这趟世青教导我,朝圣是补赎和奉献,可以少吃一餐,却不能少唸一串玫瑰经(我们在罗马每天为了找到一座教堂,并参加一次弥撒,可说是吃尽了苦头)。我在起初抗拒和叛逆下,渐渐地,开始适应朝圣的生活。这对我来说很不可思议,在每日的默祷中,我似乎能慢慢思索祷文中的含意,每字每句,细细聆听,慢慢品味。我花时间与精神静下心来与天主相处,听听祂的道理,并反省自己的罪,内化而成为我待人处事的警惕和经验。

坦白讲,我的个性叛逆,很不愿意被团体限制行动自由。每日祈祷完之後,身体疲累之际,我不希望让自己閒著,因为我觉得今日的朝圣已完成,再团友都急著回去睡觉时,我希望能再多认识一点这座城市,多品味异国文化的美宴。在迎接教宗後,几百万青年遊行回市中心,经过五六个小时的折腾,团友们决定要在城中搭轻轨回宿舍休息,但我跟施老师讲,我想在城中好好逛逛,仔细地赏遊城市,并愿意自行搭车回宿舍。在他答应後的八点到十点,我在城中晃了一圈,像个小孩似地拍了许多照片,并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波兰菜。我的想法是,既然大老远从台湾远赴欧洲,我不应该浪费时间在休息和玩手机上,还能走就多走,还能看就多看。那一天我将近12点抵达j&j sport center(宿舍地点),途中公车停驶,经过多次转车和问路,碰到许多挫折,但当我好不容易到达时,我发现我已经相当了解当地的交通方式,无论多远、多晚我都能平安回去。当然,隔天早上喝一瓶红牛,我又是一尾活龙。

世界青年日除了认识天主之外,还认识了很多很多的人。基於台湾团只有五名成员,我们决定跟上海主业团併团,之後又在宿舍认识了来自香港、澳门、韩国的团员,进而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华人势力。但同样为华人,不同地区团友的个性差异非常大──香港人很热情,不管男的女的黑的白的都能聊天,亲切友好;上海人很虔诚,他们的教友真的都是一心奉献天主,并且对灵修真的很感兴趣的青年;澳门人相较之下较沉默寡言,但他们却很有想法,做事规矩,计画严密,让团体运作十分顺畅;而韩国人就属於行动派,早出晚归,遊遍大街小巷,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但无论大家来自哪里,我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天主教徒。我们因著主基督而聚在一起,就像一家人。

除了华人之外,这次世界青年日大部分的青年来自欧洲国家,尤其以西班牙、义大利、法国人为多数。这让我意识到语言的重要。当西班牙人在讚扬教宗,义大利人在拍拍手,法国人在唱马赛曲时,我们能做些什麽?或许我与欧洲人没有相同的文化背景,但至少我有语言作为沟通的桥樑,这也让我激起了对西语的兴趣。在与西班牙朋友聊天时,我赫然发现,他们国高中必选修「基础哲学」,那对他们来说是万物的根本,没有哲学就没有物理化学,也因此造就他们丰富的探索能力。同团有一位团友,年仅16岁就懂得中文、英文、义大利文、西班牙文、德文。多麽令人称羡。他可能不懂自然科学,也对公民社会也不熟悉,但在这麽多语言的支持下,他丝毫不用担心未来的发展,他能很自然地融入环境,结交朋友,能歌能舞,简直是国民外交的最佳典範。世界青年日让我见识到语言是一个多麽强大的工具,在沟通、交友、人际互动方面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在欧洲,不要说英文有多麽实用了,更何况我可能连英文都说不好了。

我相信有许多青年跟我在参与世青之前一样,每週虔诚地祈祷并参与弥撒就已经是信仰生活的最大表现了,我们不曾瞭解到天主教所订定的礼仪和规範,更不用说按时办理告解了。我曾对天主有所质疑,甚至还怀疑自己是否真正了解这个教会。种种问题天主都听到了,祂藉由世青告诉了我什麽是信仰。引用一句圣施礼华在他的书中写到的:「我看你们天天领圣体,却不晓得何时应该双膝下跪。」坦白讲,这整趟旅程让我受益良多,比起许多营队和道理课,我更认识了天主,认识了祂伟大的教会,让我在参与各项教会祈祷和朝拜时,能够明白其中的意义。

教宗方济各是多麽希望青年能聚在一起,他为了我们祈祷,为了我们奉献弥撒。这一届世界青年日,教宗希望青年们能以一颗「慈悲而且愿意冒险」的心,在克拉科夫举行这场盛会。主业团监督在见面会时所讲:「任何事都是从小的开始;一出生就很大的,是怪物。」小型教会逐渐茁壮而成为庞大的教区,正如青年慢慢地认识天主,将来必能有所体悟。青年是教会未来的基柱,教会的希望也因此寄託在青年身上。世界青年日,便是这些期望的滥觞。

毛文谦中原大学建築系一年级住在新北市新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