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人谈及欧华路主教的列品案过程

欧华路主教列品案申请人法拉维奥‧卡普斯蒙席(Msgr.Flavio Capucci)回应有关其生平的问题。

新闻
Opus Dei - 申请人谈及欧华路主教的列品案过程

1. 教宗认可了一宗藉欧华路主教的代祷而获得的奇迹,你可否告诉我们这奇迹是甚麽?

这是有关一个脑部受损及患有其他疾病的智利藉婴儿得到康复的奇迹。这婴儿在心脏停顿超过半小时,且出现大量出血的情况後,不仅得以继续生存,整体情况还逐步好转,最终能像其他孩童一样过著正常的生活。这事件发生在2003年8月2日。他的父母以极大的信德请求欧华路主教的代祷,而且,当医生们认为这婴儿已死去,在没有任何额外的治疗下,完全出乎意料地,婴儿的心脏开始重新跳动,直到每分锺130下的水平。最令人惊讶之处是,儘管这个案被临床诊断为严重级,但这孩童在十年後的今天,正过著完全正常的生活。

2. 奇迹获认可後,要经过哪些步骤才可列真福品?

下一步骤将是由圣座安排日期。列真福品会在罗马举行,因为可敬的欧华路主教是在这城市逝世的。

3. 为何欧华路主教能成为真福品的候选人?他有甚麽成就?

他的生命是不断地向天主的要求作「是」的回应。欧华路主教为教会和人灵英勇地奉献自己,忠实地追随圣施礼华的芳表,带领许多人更接近天主。

为开展列品案程序,最决定性的因素是要确立其圣德昭著,且要是自发地和普遍地从一批天主子民中确立的。欧华路主教的列品案件得以开展,因为从他逝世那天起,这声誉的特徵已非常清楚。世界各地许多人都肯定他是位有圣德的人,并寻求他的代祷,期望能藉他获得天主的恩惠。列品案程序的作用就是要审核这美誉的基础是否坚实。2012年6月28日列品部所颁布的英勇德行法令说明教会已就他圣德的生活作出正面的判决。

除了他个人在圣德上的奋鬥外,我们也要细看他怎样在创立惠及普罗大众的机构时作出决定性的推动。例如:刚果金沙萨的蒙哥乐医院、奈及利亚埃劳古的尼日基金医院、罗马的生物医学大学、圣十字架宗座大学和也是位於罗马的上智之座国际宗教学院,在那里数以千计的修士和司铎接受严谨的信理及灵修培育。

4. 他的主要讯息是甚麽?

欧华路主教的教导包括有关信理的,如平信徒在教会的角色、公务司祭职的基础,及他们与教宗和训导当局的团结合一。然而,我会强调的是他人格中公认的特徵,忠信的德行。他是忠信於教会的典範(先是以工程师的身份,然後作为一位司铎,最後作为主教),他是对教宗忠诚的榜样,他也忠於自己的圣召,最後,更是忠於主业团的创办人。忠诚应被视为一个满有创意的德行,它要求不断的内在和外在的更新。忠信不只是简单地「保存」些甚麽,而是在已领受的宝库中持续地发掘出新的潜力。

5. 在他众多的德行中,你会特别强调哪一个?

除了他的忠信外,那些认识他的人,特别强调其他可能被视为较次要,但为基督徒却是必须的德行。当中,我们可谈及他和蔼可亲和温文慈祥的一面,因为我们不能说他只时常微笑,不,他总是面带笑容的。而且他心地善良,他总能为週遭散发出详和的气氛,特别在困难的时刻。我们也不能忘记他的工作伦理:他有极大的能耐去苦幹,从不放纵自己懒閒,但即使如此,他也总是面带笑容的。他对自己和对别人的要求都非常严格,他会要求自己做到最优秀的表现,也这样地要求他人。

可是,除此以外,我们更要强调他的爱德。他全心地热爱天主和人灵。他拥有一份深厚的灵性父性的恩典。所以凡接近他的人都会想到他是一位明白事理的父亲。他也宽大为怀,他对人,对每个人的忠诚都有无比的信任。

最後,我也想说说他的谦逊:他从不勉强别人接纳他或是他的意见。当他被召任作圣施礼华的继任人成为主业团的领导人时,他管治计划的目标只是为要忠实地延续创办人的芳表。

6. 对欧华路主教的敬礼,是否是局限在主业团内?

不是的。他的名声真的可说是教会性的。我们收到12,000封有关藉他的代祷而获得恩惠的署名记录,很多是从主业团还未开展的国家寄来的。有关他列品案过程的通讯已印刷了五百万份,在世界各地分发了一千万张供私人敬礼的祈祷卡。我们真的可以说欧华路主教是教会的礼物,也是送给教会的一份礼物。

在他逝世时,若望保禄二世回想:「他那份积极的司铎和主教生涯,他时常给予刚毅和信赖天主旨意及对伯多禄继任人忠诚的榜样」。当时的拉辛格枢机回顾欧华路多年在信理部服务时,说其特色是「他的樸实和随传随到」,拉辛格枢机继续说:「他以他的能力和经验超卓地充实了信理部的工作」。

7. 欧华路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及在圣座中曾担任甚麽角色?

在大公会议期间,他是圣职及天主子民纪律委员会 (Commission de disciplina cleri et populi christiani) 的秘书长, 该部委曾编定了「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Presbyterorum Ordinis) 。他也是主教及教区管理和修道人委员会 (Commissions de Episcopis et Diocesium regimine and De religiosis) 的「专家」(peritus)。之後,他担任议会谘圣部 (Sacred Congregation of the Council) 的顾问,圣职部的qualifier和教会法典圣座编改委员会的顾问。他也是教会法庭有关信理部事务的法官,在同一部委也担当顾问之职。他是修会圣部的俗世会的秘书和册封圣人部的顾问。

那些和他一起工作的人都强调他那份促进平信徒在教会使命中的权利(他的著作《教会中的信友和平信徒》是有关该课题的神学和教会法典权威经典),和他促进司铎圣德的重要性和美善的决心。

8. 欧华路主教对非天主教徒有没有甚麽话要说?

一如众所周知,圣化工作是圣施礼华不断地宣讲的讯息,是主业团最核心的讯息,欧华路主教是把这教导具体化的典範。他一生中不断地工作:首先是作为一位工程师,然後是一位司铎,在後期则身为主教,他时常都赋予他的工作深层的意义,透过他的工作光荣天主,也为近人的益处。我想他这样做正是因为他看到工作是成圣的「枢纽」,他给我们的教导是普遍性的,非只限於天主教徒,而是为所有愿意把现世事实给予超性和灵性意义的人的。

9. 你可否提供一些达致他被宣称为拥有英勇德行的资料?有哪些證人?

按教会的规範,我能透露某些公开性的资料。

有两个程序同时进行。一个是由主业团的法庭展开的,因此监督被视为是展开列品案程序的合适人选,可是,由於他也是證人中的一员,他认为他不在自己所属的法庭内,而是在主业团外应答会较佳,这样做能认真地确保整个程序的中立性。因此,他请罗马教区枢机代表委任罗马代表区法庭全权负责讯问欧华路主教在管理主业团时的主要同工。当中也包括了他本人,也有数名居住在罗马的教士。此外,由於有大量證人居於远离罗马以外的地方,有八个审查分别在马德里、邦不隆那、花地玛-莱利亚、满地可、首都华盛顿、华沙、基多和悉尼分别进行。

期间,共会见了133位證人(除了当中两位为两个奇迹作叙外,其馀都是亲身作證的)。證人中有19位枢机,12位主教或总主教,62位属於主业团的證人,71位则是非主业团成员。

10. 你刚才提到你收到超过12,000封藉欧华路主教的代祷而获得的恩惠的记录。你可否告诉我们当中有没有一类是「特类」的,是许多人都会向欧华路祈求的恩宠和恩惠?有没有哪些恩惠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

那些藉欧华路主教的代祷而获得恩惠的人在他们信中谈及各种各样的恩宠,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些特别的治癒个案,当中也有数个例子,从扩散的黑色素瘤在向欧华路祈求後消失,也有一名孩童在游泳池遇溺後得到完全的康复。

但是想到你问到的「特类」,我会强调这位可敬的天主忠僕为家庭获得的许多恩惠:已婚夫妇和解後再次融洽地一起生活;有时是在等待多年後才向他请求代祷後能生育儿女;与疏远的亲戚修好;也有些在被通知腹中婴儿可能是患有先天性疾病或天生畸形儿,却能诞下健康小孩的个案。欧华路主教是位注重家庭的人,他曾教授广泛和深入的家庭教理。也许正是因为这点让渴望就这方面寻求他代祷的人也自然地增加。

11. 有关同时宣佈若望保禄二世将被封圣的事件和认可作为欧华路主教能被列为真福品的奇迹的巧合,你有甚麽看法?

为我而言,这是极为可喜的事。真福苦望保禄二世和可敬的欧华路主教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期间相识,此後,他俩有极密切的连繫,而且,主业团对教宗有极深的信赖和孝爱。

他俩都是热爱教会的牧者。欧华路主教对教宗慷慨无私的奉献极为钦佩,他也尽其所能追随真福若望保禄二世提倡的福传开发计划。也许正因此,教宗当时也曾鼓励数位其他牧者向欧华路主教寻求灵修协助。

教宗对欧华路的感情也特别在欧华路主教逝世时显示出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想要到主业团监督的住所,在欧华路主教的遗礼前祈祷。我认为,他俩都展现了他们的谦逊之德、他们对教会和人灵的热爱、他们对圣母的敬爱和他们的父性。在精神上,他俩有著极密切的共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