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瑟•拉辛格枢机专文

「让天主工作」。本文由时任信理部部长若瑟•拉辛格枢机所撰,刊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六日《罗马观察报》。

关於圣施礼华
Opus Dei - 若瑟•拉辛格枢机专文

若瑟玛利亚•施礼华赋予「主业团」一名的深义,每令我震撼不已此名字的涵义,可谓其写照,也能让人从中窥探创办人的灵修历程。施礼华知道自己要创办些甚麽,但他知道,这不是他的功劳;他没有发明甚麽,只不过让自己被主差遣。故此,一切都不是他的事业,却是Opus Dei(拉丁文「天主的事业」的意思)。他纯粹是天主的工具。

当我沉思此事实时,吾主在若望福音(若5:17)之言便浮现脑海:「我父到现在一直工作」。在与经师对谈期间,耶稣因他们连天主能在安息日工作也不予承认,所以便说了这番话。至今,以某种形式众人及甚或当下的基督徒,依然为此争论不休。有人以为,天主在创世之後「退休」,从此对我们的日常事务漠不关心。根据这种想法,天主不能再参予众人的日常生活。然而,耶稣的话却与此相反。一个开放於天主临在的人将发现,天主不断工作,而且仍在今天工作:故此,我们应容许天主进入心扉,并让祂工作。因此对未来开放,更新万民之事遂生。

上述一切,都可使我们明白,施礼华为何不觉得自己是任何东西的「创办人」,而只是一心奉行上主圣意,襄赞上主的行动那就是天主的工作。从此而言,按耶稣的话,施礼华凡事以天主为中心,正好證明他坚信天主从未退隐,且在当下工作,人则当听候天主差遣,準备自己去完成衪的召叫。为我而言,这讯息至关重要。它让我们克服当今最大的诱惑:即是误信天主在「大爆炸」後就退居历史幕帷之後。天主的行动并不「止」於「大爆炸」之一瞬,反而继续贯穿自然世界与人的世界。

主业团的创办人说:「我并没有发明任何东西;另有主宰者,我只是备用的工具」。因此,「主业团」一名及其所代表的一切,和施礼华的内修生活深深联繫。施礼华此处显得慎重,但我们犹可得知,他总是与天主对话,实实在在接触天主-一个创造了我们,藉著我们并与我们一起工作的天主。出谷纪(出33:11)谓上主与梅瑟对话「面对面,就如人同朋友谈话一样」。吾以为,即使我们因施礼华的慎重,未必清楚箇中细节,蛛丝马迹均显示,他和天主的交往,就恰如「朋友之间的谈话」-这开启了宇宙之门,使天主得以临在,工作,并昇华万事万物。

我们由此更了解圣德的真谛和召叫众人成圣的意义。对圣人生平与封圣需调查圣人的「英勇」德行,稍有所闻者,机手误以为「成圣不属於我」;我们会想:「这是因为英豪圣德实在难以企及。成圣是过於崇高的目标。」因此,圣德成为祭台画像中那些「伟人」的专利,那些伟人与我们这些平凡罪人大相迳庭。然而,这对圣德的误解却正好给若瑟玛利亚•施礼华纠正了-而这为我也正是重点。

英勇圣德,并非指圣人耍一套一般人不敢去做的成圣「体操」。它是指某人在他的生命裏彰显天主的临在-这不能凭藉著自己和只靠自己而达致的。也许,到最後,我们只不过在斟酌字句,因为「英勇」一形容词实在被严重曲解。正确而言,英勇圣德不是指某人做了甚麽大事,而是从生活现实显出某些他自己一人做不了的事情,因为他空虚自己,準备好让天主工作。换言之,成圣莫过於是跟天主交谈,犹如一个朋友跟某一个朋友聊天一般。这就是圣德。

成圣并不意味比别人优越;圣人可以非常软弱,一生错误纍纍。圣德,就是与天主深刻的接触,成为天主的朋友:这是让另一位工作,唯一的一位会让世界变得美好和快乐的。所以,若施礼华称人人皆能成圣,我想信他其实是在谈及自己没有行过不可思议的事,而是让天主工作的切身经验。一股以至善化成天下的,长存的力量,应浑而生,是为焕发更新之始-儘管人性的种种软弱依旧存在。其实,我们全部都能,而且都被召叫去与天主建立友谊,与其永不分离,凡事不要忽略回头顾盼天主,天主交流像跟朋友聊天一样跟-因为我们知道,上主是每个人的挚友,包括那些不能独力完成大事的人。

从以上的一切,我更能明白主业团的本质,即是与教会巍峨的圣传与信仰之绝对忠诚的惊奇合一,以及对来自学术,工作和经济等的挑战作出无条件开放。一个与天主深深契合,时常沟通的人,定能无畏无惧地勇於回应这些挑战。站立於上主手中者,必常落在天主手中。就这样,消融恐惧,并取而代之,天赐刚毅,以回应现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