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逊 --- 喜乐的泉源

谦逊是真基督徒生活中,其中的一块基石,因为它是「爱德的居所」。我们为这主要的基督徒德行提供一些反思。

德性
Opus Dei - 谦逊 --- 喜乐的泉源

「从来没有人瞻仰过天主」[1],圣经如此告诉著我们。我们在这世上的时期,关於天主本质我们并没有直接的认识了解,与天主之间有著无限遥远的距离,而惟有祂,藉著自己屈尊就卑於我们的人性,才能藉著神圣的启示成为我们之间的桥樑。祂首先透过创造将自己显示给我们,接著经过以色列悠长的历史、藉著先知们的话语,然後最後是藉著祂自己的圣子,祂是最後、完全和肯定的启示:天主在我们间显示自己:「谁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2]

天主成为了人是多麽令人震惊万分的事!现在我们有了一位天主,祂,在基督内,看著我们也让我们看见祂;祂听见我们也让我们听见祂;祂触动我们也让我们触动祂。祂贬抑自己下至我们的人性,并透过我们人性的感官,呼唤我们到祂亲密的爱中,以及召叫我们成圣。我们对圣言降生成人所感受到的惊异,推动我们虔敬地默观耶稣的所言所行,而如此为之,我们会清晰地看见基督的一生,从祂的诞生直到死在十字架上,都彰显著谦逊。因为「他虽具有天主的本质,却没有自视等同於天主,反而谦逊自己,取了奴僕的形体,成为人并在人中间。他谦卑至极至终,服从听命至死,死於十字架上。」[3]

谦逊 --- 爱德的居所

天主是何等爱我们的这讯息,藉著圣子谦抑自下达至我们。谦逊是主要的特质,是实实在在基督徒生活的其中一块基石,因为它是「爱德的居所。」正如圣奥思定强调:「如果你问我甚麽是耶稣基督教导的最主要元素,我会这样回答你:首先是谦逊,第二是谦逊,而第叁是谦逊。」[4] 从圣言降生成人的谦逊中,我们看见天主爱我们的深度和通往那完满之爱的康莊大道。

基督徒生活在於与基督认同,我们必须达至与基督结合,才能进入与生活的天主共融,且能以同样的爱去爱他人。[5] 要如基督般谦逊,意味著服务所有人,置我们内的旧我於死,克服因原罪所引致我们人性中的脱序倾向,因此一个基督徒明白「以爱来忍受的屈辱,成为甘饴和可口的;它们是来自天主的祝福。」[6] 当我们以此方式接受屈辱,我们对超性生活所拥有的一切富饶开放了自己,并可以与圣保禄一同高呼:「为了衪,我自愿损失一切,拿一切当废物,为赚得基督,为结合於衪。」[7]

不安的成因

与因谦逊滋长而来的深切内在喜乐的强烈对比,就是会在我们内产生不安和不满的骄傲。骄傲使一个人将每件事物环绕在个人的自我意识,并由主观的角度去评断事情:像是某事物是否令人舒适愉快、它有否提供益处或是否需要努力…但忽视的是事物本身是否是好的的,或是否能为他人带来益处。这自我中心的态度使人以自己的观点来评判他人的行为和思想,并或多或少想要他们的行为按照自己所愿而行。这就解释了当骄傲的人觉得别人没有给他们足够地注意他时,他们会如何变成为动辄发怒的受害者;又或者当自己的过错曝了光或看到别人拥有更大的天赋时,他便会忧愁起来。

当一个人受制於骄傲时,虽然在生活中好像看似成功,但是通常会变得拘束不安。为使他真正快乐,他缺少了些甚麽?他既然已拥有他所想要的,似乎毫无匮乏,但实是缺乏了一切,因为他没有看到最重要的:为了他人而自我付出的能力。是个人自己的行为造成去寻求真正的快乐的障碍。主业团创办人说:「倘若你正渡著困难时期,而你的灵魂充满不安,那是因为你想得太多关於自己……我儿,假如你凡事以自己为中心,你不单是走错了路,你还会失去了在这地上生命该有的基督徒的快乐。」[8]

骄傲总是原罪第一次反叛也就是尝试取代天主的地位的回波。我们原祖父母堕落的後果就是失去了与创造者的友谊,也失去了我们内在的和谐。骄傲的人完全信赖自己的能力,因而忘却了人性是需要被救赎的,於是不单是肉体的疾病,还有无可避免地经验到自己的极限、过失和缺点,均能令那人惶恐不安甚而领他失去希望。坚决地要受缚於自己的判断力和意见,造成他不再赏识或积极地重视与他意见相左的看法,因此他觉得很难解决他内在的衝突,并常会与他人产生误会。这不愿屈就於他人的意愿也会导至排斥天主的旨意。他可以很容易地说服自己,天主永不会要求他付出他所不愿意的,甚乎受造物依赖天主这事实也会成为一个愤恨的泉源。

谦逊吸引他人

反之,一个谦逊的人在天主的光荣中找到喜乐的泉源,那真正喜乐惟一的根源。一个谦逊的人将自己安放在天主前,他发觉到自己极限、渺小及身为受造物的身分,但他没有因而忧愁或产生挫败感,反之这领会给予他深切喜乐的泉源。谦逊是一道亮光,帮人去发现自己特性的崇高,作为一个有能力与创造者交谈的个体,并且以完全的自由去接受人须要依赖祂。

了解到自有者是个无限完美个人的天主,创造了我们、使我们继续存在、并在耶稣基督内以人的面貌向我们启示他自己的知识,能充满一个满怀喜乐谦逊的灵魂。一个谦逊的人在受造物的美丽中,发现来自天主慷慨之爱的倒影,且意愿与他人分享这份了解。

当面对天主的召叫时,一个骄傲的人和一个谦逊的人的反应也是截然不同的。一个骄傲的人隐藏在假谦虚的背後,声称只得少许才幹,那都只因为他不愿放弃他为自己所建的小世界。而相反地,谦逊之人不会被觉得自己不配获得圣德这想法所阻碍,进入与天主共融这邀请,虽然令人惶恐失措,却也带来莫大的喜乐。

正如我们从圣人中可看到,那些竭力奋鬥去获得真正的谦逊之人,会养成一种吸引他人的性格。因著藉著他们每天所行,他们在其周围製造出和平与喜乐的气氛,因为他们欣赏别人的价值,且极为尊重。在他们的言谈、家庭生活、与同事及朋友的交往中,他们知道如何去理解和宽恕。他们寻求去帮助所有人及与他们和睦相处,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合等亏欠那些周围的人,而毋须坚持自己的权利和特权。那些与他们并肩之人均能感受到充满他们的生命的那份对天主的爱,他们引起了别人的信任;使人不会感到被评断,而是被爱。

再开始学习谦逊

我们有时会经验到心神不定或消极愤世的情绪,通常来自於我们太过以自我意识为中心。「为甚麽我们会感到沮丧?」圣施礼华问道。「不过是因为人生来必非事事如愿,又或有些障碍,阻挡我们去满足自己的野心。」[9]

无论是我们自身的,亦或是身旁週遭的人在生活上的困难,事实上可能会在我们心中挑起忧愁。同样之事也会如此发生,当我们的缺点(包括那些我们以为早已克服的)显露出来时,又或者也许当我们须要接受那些虽然我们曾长时间为这些目标热切努力过,但是却无法达成职业上或使徒工作上的目标时的挫败。当我们面对使我们受苦的事件或情况时,我们的反叛情绪也会高涨。

特别是在这些时刻,以及总是如此,我们须要更新我们的定志,正如欧华路神父在他的一封书信中劝勉我们:「再开始学习谦逊。」[10]我们须要为谦逊,吾主的谦逊,向祂要求,也向圣母要求。「凡劳苦和负重担的,你们都到我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安息。你们背起我的轭,跟我学吧!因为我是良善心谦的:这样你们必要找到你们灵魂的安息,因为我的轭是柔和的,我的担子是轻松的。」 [11]每天,在爱中的人灵在祈祷中学习谦逊,「『祈祷』是人承认自己根深蒂固的劣根性,以及承认天主的至高至尊的谦逊;他祷告并朝拜天主,深知一切依靠天主,自己一无所有。」[12]为要恢复平安,我们得要将焦虑搁置一旁,转向基督,而不是在心头老是想著所发生於我们的事。

「Alma, calma」[13]——以全心全意的决志及平安。圣施礼华喜爱重複这句子,它总结出一个当依赖著神圣恩宠的同时,也以坚定的决心和谨慎去面对每项挑战之人的整体生活计划。当我们努力以此方式去生活时,圣施礼华的话语在我们的生活中成真:「所有那些常常使我们受苦的挫折从没有令我们失去喜乐与平安,因为我们曾经验过天主如何从困难乾旱的石中——提取出甘饴——美味的蜂蜜:『以石中的蜂蜜饱享他们(咏81[80]:17)。』」

我们的母亲,圣玛利亚,提醒我们为要接近天主,我们需要谦逊。圣母是喜乐的模範,正是因为她是谦逊的模範。「我的灵魂颂扬上主,我的心神欢跃於天主,我的救主,因为衪垂顾了衪婢女的卑微。」[14]

[1] 若4:12

[2] 若14:9

[3] 斐2:6–8

[4] 圣奥思定,书信118,22

[5] 参阅罗5:5

[6] 圣施礼华,1973年12月25日,一个聚会的笔记

[7] 斐3:8–9

[8] 圣施礼华,1972年12月25日,一个默想的笔记

[9]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108

[10] 欧华路神父,1990年5月1日的书信

[11] 玛11:28–30

[12] 圣施礼华,犁痕,259

[13] 圣施礼华,1972年11月9日,一个聚会的笔记

[14] 路1:4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