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自由

「养育子女的任务在於当他们『想』做好的事情时,为他们提供智力和伦理道德的资源,使每一孩子都能够本著自己的信念去做好事。」

家庭生活

天主愿意创造享有自由的生命,他们亦要为此承担责任。正如任何好父亲一样,他会给我们一些指引 — 道德法律 — 这样我们就可以正确地运用自由,也就是说,一种可以自我成全的方法。这样做,「祂为我们的自由冒上风险。」[1]

某程度上我们也可以说,那位全能者已经接受祂的计划要得到我们的同意。「天主绝对尊重我们的自由,接受我们的缺点和拙劣。」[2] 因为衪宁愿我们的爱自由地受制於被人操纵的傀儡;祂更宁愿祂的计划「表面」一败塗地,也不愿对我们的回应设定条件。

圣施礼华在《道路》引述了耶稣曾对大德兰所说的话:「德兰,我愿意……可是人却不愿意。」[3]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是最有说服力的标誌,看到天主多麽尊重人的自由;作为基督徒父母应该想想,如果衪竟不遗馀力地尊重人的自由,我又怎能不跟随呢?

爱自己的孩子意味著爱他们的自由。但也意味著有些冒险,把自己处於「不受保护」的状况中。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正常地自我成长:在过程中得到内在和自我的领悟和接收,而不是通过强迫或被操纵而回应。

正如一株植物因为园丁「揠苗」而不能生长,因为植物是按其自己需要而吸取养料的。同样,人类的成长也是透过把最初接收到的楷模自由地领悟和接收。因此,「给他们忠告和建议後,对孩子真诚的爱和为了他们的益处,父母应巧妙地隐退,使自由这伟大的礼物畅行无阻,使人更懂得爱天主和事奉祂。他们应该记住,天主渴望人自主地爱和服侍祂,而祂总是尊重我们个人的决定。」[4]


自由的爱和引导

当然,热爱孩子自由之同时,亦不可对他们如何运用自由漠不关心。父母亲的身份带来了养育自己孩子的责任,指导他们如何行使自由,并设定一些「要求」。正如天主对待男女既亲切亦严格,家长也应该知道如何引导自己的孩子以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 当孩子为自已的计划请求准许时,正是一个很好的考验时机。对他们适当的回应可以是:经过充分考虑,由他们自己决定吧。但要鼓励他们仔细思考他们的要求是否真正合适,协助他们分辨真正的需要和仅仅是一时兴起之分别,并要明白若要花的费用是许多人都不能够负担的,这花费可会是不合公义的。

真正尊重自由是需要培养道德的要求,来帮助人克服自我。这是所有人成长的方式。例如,父母应该按年龄,要求孩子去实践某程度尊重的美德。有时,可能需要用一些惩罚,但施行时要保持审慎和克制,并给予适当的解释,当然不是诉诸暴力。最好的方法是支持和鼓励,同时要表现出耐性。「即使在极端情况下,当一个年轻人作出的决定,父母有很好的理由认为是错误的,但为了避免可能导致未来的不愉快在回应时不应强加己见,而是表达理解。很多时候因懂得如何运用同理心,才能帮助孩子克服困难。必要时,尽量於不幸的情况中找出其好的一面。」[5]

养育子女的任务在於当他们「想」做好的事情时,为他们提供智力和伦理道德的资源,使每一孩子都能够本著自己的信念做好事。

纠正之道

尊重别人和他们的自由并不意味著对他们所想或所做的一切都予以认可。家长要与孩子对话,让他们知道什麽是好,什麽是最好。有时父母需要勇气对孩子作出纠正。因为他们不仅尊重,同时也爱自己的孩子,因而拒绝「容忍」孩子作出某些行为的决定。

人与人的关係,爱并不是容忍或宽容的最大动力。因为虽然我们可以爱一个有缺点的人,但对他们的缺点,真的可以容忍吗?爱使我们渴望每人都得到真正的益处,他们能把自己最好的献出来,得到真正的快乐。因此真正懂得爱的人,会努力使别人克服自己的不足,渴望帮助他们去改过。

每个人所拥有的积极特点 — 至少是潜在的 — 总是大於自己的缺点,而那些优良品质是使他们讨人喜欢的地方。但是,我们不是喜欢那些优良品质,而是拥有它的人,他同时也拥有一些不太正面的品质。「正确」的行为通常是经过很多次「纠正」的结果,并以积极的方法去改进,强调他朝有什麽可以改善,则更为有效。

很容易明白,培育孩子就是唤醍他们的自由。这就是培育与训练或指导的分别。因此,「培育自由」其实是累赘的词句,因为单是「培育」已表达了一切。

信任的教学价值

「培育自由」时需要有信任的气氛。正如曾经强调,别人对我们的期望是我们行动的伦理动机。别人对自己的信任激励我们勇往直前;当感觉别人不信任自已时,会使我们停滞退缩。这情况在年轻人和青少年尤其明显,因为他们仍在塑造自己的品格和非常重视别人的评价。

信任代表有信心,信赖他,认为那人「能面对真理」— 懂得表达出来或维护真理,并身体力行。对某人信任通常带来双重效果。它促进对方感激之情,因为他明白自己领受了一份礼物,也是一份责任感。当有人面对一些重要事情时来徵询我的意见,表示此人对我信任,并给我很高的评价。如果有人信任我,我会深受感动地去满足他们的期望,为我的行为负责。给别人委以重任最奏效的方法是信任他们。

教育工作者的成就大部份取决於他们能树立信任的态度。当给予孩子信任後,父母们特别需要赢得孩子的信任。最好是从小开始鼓励孩子运用他们的自由。例如,他们应该对孩子有所要求,然後给他们解释,让他们知道什麽是好,什麽是坏。但除非有信任,否则一切都缺乏意义 — 这互动的情操能帮助大家开拓亲密的关係,如果没有它,便难以订立有助於个人成长的目标和任务。

信任是别人给予的、要自己赢取回来的、是要经过努力而获得的;不能强加或白白要求别人给予的。透过诚信的表现、以身作则、慷慨付出,便可成为值得信赖的人。从而获得道德权威,可以向别人有所要求;因此「培育善用自由」可成就「培育对自由的认知」。

培育孩子的自由

教育可以被理解为「赋予自主能力」,藉此理解什麽召唤具有真正的价值,什麽可丰富及带领个人成长,并能正视其实际的需求。为实现这理想,可通过向孩子建议各种运用自由的方法,给他们提供充满意义的任务。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其积极的一面,对於年轻人来说,其中最崇高的是有能力信任和积极回应忠诚的要求。当年轻人被委以重任时,他们也会很重视这些任务,在他们身上很快便可察觉到显著的变化,这些任务可能是协助有需要的人,帮助父母照顾年幼的孩子等等。

相反地,当父母只限於满足孩子的一时之兴,表面虽然看来更舒适,长远来看,这种做法可招致沉重的代价,最重要是不利於孩子的成长,因为这根本不能为他们好好準备面对未来的生活。那些从小便以为一切问题都会自动解决的人,从来没付出过努力或自我克己,可能他永远不会成熟的。当生活中无可避免的打击到来时,想补救可能已为时已晚了。

许多家庭都沉浸於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氛围中(不仅在所谓的「第一世界」,而且在许多其他较不发达的国家亦然),肯定这是无助於欣赏美德的价值,或懂得延迟满足的重要性。

但在面对这种恶劣的环境时,常理可使人看清楚奋力抗衡的重要性。在现今社会,我们需要有令人信服的见證,让别人见到一位拥有道德正能量的人怎样战胜现今的大环境,比那些不去抗衡的人赢得更大的自由。

我们所有人都被召达到这道德自由,但要道德正确地善用自由才能赢取得到。这是所有教育工作者的挑战,并且特别为人父母,须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去显示,真正的自由并不在於做我们想做的事,而是「我们喜欢做」因为这是真正的善,正如圣施礼华常说,这是「最超性的理由」。[6]

没有比容许自己的激情摆脱绳繮,让「感觉」牵著自己鼻子走更加盲目。若只嚮往外表具吸引力的东西,那人多受束缚,若能追求艰钜的伦理道德的善,不仅是纸上谈兵,更是身体力行,则会享受到更多自由。

最後,当自由是为服务能救赎我们的真理、被用在寻找天主无限的大爱,使我们从一切形式的奴役中解救出来时,我们才能找到自由的真正意义。[7]

J.M. Barrio

[1] 《基督刚经过》,113

[2] 《基督刚经过》,113

[3] 《道路》,761

[4] 《与施礼华蒙席会谈》,104

[5] 《与施礼华蒙席会谈》,104

[6] 《基督刚经过》,17

[7] 《天主之友》,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