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未来,操之在己

自由不单是一种权利,它也牵涉一份责任;一份让基督徒能参与解决现代社会的问题的责任。以下的文章道出面对此议题时,圣施礼华是如何教导我们。

德性
Opus Dei - 创造未来,操之在己

「我要你们成为反叛者,自由、没束缚,因为我意愿你们,其实是基督要我们,成为天主的子女。」(1) 圣施礼华不断鼓励每一个人,勇敢地充份运用他们的个人自由 ── 负起相对的责任,甚至是因此而带来的风险,他敦促我们无论其他人选择去承认与否,我们也要保卫及行使这由基督为我们赢取的自由。

这是开启日常生活超凡伟大的关键,因为所有男男女女在每天的日常生活,都应使个人尊严的精髓,即天主子女的真正自由日渐成长。圣施礼华在一生中忧心地察觉到各种文化及社会趋势,都正在失去对个人自由的尊重,这些危害包括” 羣众心态”、 不同类型的离间、极权主义及独裁主义,以及被扭曲的教权主义。面对著个人本身及其自由所遭受的许多攻击,他以身为基督徒的态度,竭尽所能维护每一个人的尊严。他积极捍卫人类自由的其中一个例子,可在於1969年在马德里的一份报章发表了一篇名为 «信仰的丰盈» 的文章中一窥而见。

圣施礼华正如我们一样,活在一个文化自相矛盾的时代;一方面拥有强烈的自由感,亦意识到这力量常以各种方法加以误用。有时候自由只降格到只剩选择的能力,而忽略了每人被召唤达致的完美。

我们也可见到很多当代的人,为了建设一个更合符人性的社会而捨弃了个人自由。他们不自知地为其他的事情而放弃了自由。

一些政府经常因担负起提供市民所需的任务,而扼杀了每人的个人责任。很多人虽然在比较不重要的事情上有相当多的选择性,但那只是有限度地运用自由,因为他们没有花足够时间慎密思考,亦或不能得到所需资讯以作出决定。

面对现存的权力架构、宣传攻势或传媒的沉重压力,很多人认为其决策自由只侷限於他们的私人生活圈子中。很大程度上,他们丧失了建构社会的参与感,在他们的工作或在一般人类发展方向上均视自己缺乏影响力。

圣施礼华以他的教导帮助人们对抗那放弃自由与责任的趋势。他鼓励他们不要安於自己的私人世界,要跨出只侷限於日常工作及家庭事务的生活、去寻找自由的力量、创建未来。

对主业团创办人而言,自由最深层及最重要的意义,在於在天主面前及为了天主的自由。因此,它与个人的责任是不可分割的。当人隐没在羣众之中,个人的责任便会消失。人便变成无价值之物,丧失其独特之性格。圣施礼华致力把每一个人从隐姓埋名的羣众中拉拔出来。这羣众由孤单的个体组成,被剥夺了与天主和其他男女的真正人性的来往关係。

作为基督徒生活的导师,他希望能培育人们该如何活出自由。天主的儿女时刻争取与十字架上的基督在一起;那毫不保留自愿地去回应、忘却自我而作为献祭的主基督。若个人的德行没有得到养成,那便会使人很容易失掉自由的本意。

在论及个人的「自由」,圣施礼华鼓励我们基督徒去行使自由,活跃地参予各项团体活动,他希望他们能在一些现在及未来的社会问题作决策时,能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就如他时常说:「你必须自由地、按照你本身的兴趣和才能,以充满基督徒精神的方法,积极有效地参与你国家的一些有益的公开或私人组织。这类组织总会对人的现世或永恒裨益发生作用。」(2)

在人类的历史上最大的挑战,就是寻找到那些以基督为典範,有担当的基督徒。祂为从劳役中拯救我们,在十字架上作了牺牲。「我们是天主的子女,也跟别人一样拥有公民的身份,因此,我们必须无恐无惧地参与一切正当的人类活动和组织,好使基督临在於其中。如果我们因疏忽或好逸恶劳,而没有自由地努力参与人类的发展,和参与社会现时和未来所依赖的决策,那麽,上主将严厉责问我们。」(3)

圣施礼华了解到真正的人类及基督徒的自由,必须包含合理地去采纳、维护在不同社会议题的分歧意见如:在专业方面、政治、社会及民生团体、文化、神学及哲学上。

他更时刻确定,适当及健康的多元化生活是基督徒须具备的特质,因那才是自由的真正含意。他以此对一些不尊重天主所赐予我们现世受造物的人身自由、本性和法律的教权主义作出对比。「当自由的价值得到完全被理解,这真贵的礼物受到热爱的话,自由地活出多元化的生活便更得爱载。」(4)

在这领域上,圣施礼华时常对抗潮流,去帮助人们将本已存在的个人自由发挥地淋漓尽致。其中部分的努力便是积极地去护卫神学的真理,即人类自由是平信徒们必然的基本特质。

但这不代表神职人员没有接受这份恩赐,只是他尽力去强调在平信徒的生活圈子裏更能活化因身为基督徒,而能行使自由的最佳典範。自然这关乎於基督徒的自由,跟随信仰的真理,主要便是基督—真理之神。

圣施礼华惯於简洁地陈述:「在俗世事务中是没有教条的!」(5) 这句话并不表示他提倡任何「基督徒自由主义」,欲把信仰从俗世事务(政治,科学,人类学)中分离出来,正如受限制的一些私人敬礼及神学知识。这绝不是他的本意。

圣施礼华总是积极地坚持,基督徒的信仰应该光照所有世俗的问题(这是他教导有关圣化日常工作及俗世组织上的一个要素),因此一个基督徒当他或她进入议会、行医或在建築界、或履行一个家庭主妇的工作时,他或她亦不应停止作基督徒。他视生活合一为基督徒生活的基础,认为生活合一应该引领我们将所有我们所关心的(我们的家庭和职业工作、整个世界)都带给基督,但这该以全然的自由来做,避免任何形式的「基督宗教基本主义」,永不将基督徒信仰侷限於我们个人喜好和解决方式,无论它们看起来是多麽地合适和高尚。

众所周知圣施礼华倾全力地维护主业团信友的自由,他会经常强调主业团成员可以担任各种政治职位,只要它们跟天主教信仰没有衝突,他坚持「这多元化是良好精神的表现」(6)。他视主业团成员中,在政治议题上存有不同意见是很健康的,倘若有掌权者尝试将自己对世事的意见强加於别人时,他会强力反对任何「暴行」。

任何企图以信仰去认同世俗事务上的特定政策,就算是有最好的意向,亦会是一种教会主义的形式。他强有力地说这类教会主义相等於「暴行」,泯灭了个人的自由,并会全然不相容於基督徒的世俗性,亦是那不可分割的真自由。

他对自由的热爱令他尽其所能地去提供全面的培育,包括在神学方面,好使每个信友均能圣化每天的工作,并以自由的伟大精神去进行使徒工作,不需受到特别的指引。在这点,亦如许多其他的一样,圣施礼华真正地创新!但并非只是为了创新而创新。

「尝试将绝对性的真理,放入各人会根据个人的特定兴趣、文化喜好和经验而产生自己的看法的问题上去解答,这是不符合人性尊严的。」(7) 这有时被视为是因着人的侷限所致,而这是真确的,但我们也应该明白这是与人性的尊严有很大关係。圣施礼华看出尊重每个人的尊严的本意,是重视其他男与女的意见和看法,任何企图在世事上建立「绝对性的真理」,会表达出不信任他人在寻求最好方式来依照真理而行所作的贡献。

好好回想圣施礼华是如何靠着圣神的光照,默观自由最深切的意义、甚至感受到某程度,明白到我们神圣父子之情的事实,这对我们有莫大益处。作为天主的子女意味着作为自由之人!

天主子女的自由来自「kenosis」的果实,即是圣言降生成人的自我付出的果实。基督在十字架上,以崇高的方式和完全的自由,为父的旨意运用了他无限的大爱。靠着祂的苦难和死亡,祂为所有男女赢得了自由,并获得了复活的胜利,天主圣三大爱的泉流在基督的苦难中达到最高峰。

「当天主指定拯救人类於罪恶奴役的时刻已到,耶稣在革责玛尼园痛苦至极,汗流如同血珠(参阅路22:24)。祂无条件地接受了父,要祂做出的牺牲。」(8)

基督无条件地接受父的旨意,身为一个皇者却去寻求服侍全人类,便是运用自由的极致高峰。

(1) 天主之友》, 38

(2)《鍊炉》,717

(3)《鍊炉》,715

(4) 与施礼华蒙席会谈,98

(5) "The Riches of the Faith," published in ABC, Madrid, November 2, 1969「丰盛的信仰」1969年11月2日在马德里由ABC出版

(6) 与施礼华蒙席会谈,98

(7) "The Riches of the Faith," published in ABC, Madrid, November 2, 1969「丰盛的信仰」1969年11月2日在马德里由ABC出版

(8) 天主之友,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