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达文西密码」你知道多少?

查看新聞發佈

故事发展

-耶稣基督只是一个会腐朽的先知,他娶了玛丽·德莲为妻,当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她怀着他的孩子。

   

-以男性为主的教会圣统制的宗徒们很嫉妒她。他们迫害她,逼她逃亡到法国,她的后裔──「神圣的女性」继续流传到现在。

-君士坦丁大帝为了稳固他的帝国,而影响主教们召开尼西亚大公会议。在此会议中由宗徒们所提出耶稣基督神性的原始说法才得以流传。

-因此,追溯到耶稣基督的身世,有两条平行的派系:一是宗徒派(教会),一是玛丽·德莲派。她怀有耶稣基督血液的后裔,是真正的「圣爵」。因此教会一直想毁灭玛丽·德莲这一派及那些拥有「秘密」的人(the Knights Templar, the masons, 新的锡安会)。

   小说从谋杀锡安会的大师展开。教会忠实的组织──主业会,为图谋自我的利益,而涉及谋杀。为取得阴谋教会真象的秘密文件,作者有声有色地描述,主业会及教会在一方,而教授和他的女助手(玛丽·德莲的直系血亲)在另一方的大追杀。

「达文西密码」的错误出在哪里?

它是本虚构的小说,但是作者丹·布朗从开始,即以权威的口吻和玩弄的手法,将「事实」和传闻混淆在一起,造成使人真假不分的最高悬疑效果。同时,他无所不用其极地亵渎耶稣,抹黑天主教会,及其他史上和现今的人物。

他宣称为了写书作过许多深度的研究,不幸的是他所采用的资料,从开始到结尾都是谬误的。自认为「毫无瑕疵的研究员」布朗,在其他评论家眼中,他连查「桌面参考」的考试都过不了关,许多资料只要他上网一查就可以找到的,他都嫌麻烦,反正他猜读者也一样嫌麻烦。他对故事的主题和读者这种轻蔑的态度贯彻始终。例如达文西的「最后晚餐」,他硬说画中年轻俊美的若望是玛丽·德莲,而她则是耶稣所认为的圣爵,因此画中有十三个人物,但只有十二个杯子。如果读者能拨冗仔细看看那幅画,上面明明有十三个杯子。

「达文西密码」如何宣称圣经的起源?

「达文西密码」中说:「亲爱的,圣经是人的产品,而非天主的……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圣经,是异教徒罗马大帝君士坦丁整理出来的。」这话是假的,圣经并非一个人或一个特定时间整理出来的。君士坦丁在他成为基督徒之前之后,都与此工作无关。

如何证明圣经的诞生与君士坦丁无关呢?

    旧约是经过几个世纪才完成的,耶稣基督和宗徒们都已经肯定旧约的存在和权威性,从下面几段可以看清:

「他于是从梅瑟及众先知开始,把全部经书论及他的话,都给他们 解释了。」(路24:27)「你们查考经典,因为你们认为其中有永生,正是这些经典为我作证;」(若5:39)「保禄照常例,到他们哪里,一连三个安息日,根据圣经和他们辩论,阐明指出默西亚必须受难,并从死者中复活;且说『我向你们传报的耶稣,就是默西亚。』」(宗徒17:2-3)「你自幼便通晓了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凭  那在基督耶稣内的信德获得得救的智慧。」(弟后3:15)

在第一世纪,宗徒和他们的同伴们写了福音,传下来给后代的基督徒,同时也在圣堂里诵念。在第二、三世纪,唯识论异端开始制造写作福音,伪称来自宗徒。但是,它们从开始就没有被教会接纳、传承。教会为了分辨福音的真伪,早在第二世纪中即制定穆拉多利经目(是目前所发现最古老的新经书目),其中包括玛窦、马尔谷、路加及若望四部福音。

在尼西亚会议之前,基督徒有什么证据证明基督是神呢?

在新约中,重复强调基督的神性,譬如,我们知道耶稣的敌人一直找机会想杀害他,因为他「称天主是自己的父,使自己与天主平等。」(若5:18)

当他被质问到与亚巴郎的特殊关系时,「耶稣答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在亚巴郎出现以前我就有。』他们就拿起石头来要向他投去;耶稣却隐没了,从圣殿里出去了。」(若8:58- 59)

在若望福音20:28,多默跪在耶稣跟前说:「我主!我的天主!」保禄告诉我们耶稣空虚了自己,取了人形,虽然他可以与天主同等,因为他「具有天主的形体。」(斐2:6)

关于早期教会即承认基督的神性,「达文西密码」怎么说呢?

「达文西密码」认为在尼西亚第一次大公会议以前,耶稣在他的追随者眼中不过是个会腐朽的先知……一个伟大有威力的人,不过终究是个人而已。君士坦丁正式背书耶稣为天主之子,才使他由人成为神。

君士坦丁成为基督徒之后,的确主持了尼西亚会议(公元325年),但说是他将耶稣由人提升为神的看法是错误的。

君士坦丁召叫会议是为维持帝国和平,要澄清一个争议。有一位来自埃及,名叫亚略的司铎,否认耶稣的神性,到处煽动基督徒的信仰。他的号召吸引了许多人跟随他,形成传播甚广的亚略主义异端,亚略和传统基督徒之间的争辩,愈来愈激烈,威胁到他帝国的和平,最后皇帝不得不下令主教们召开会议来解决此问题。皇帝本人虽然偏向于亚略的论点,但是他承认主教们在基督信仰上的权威,参加那次会议有共有220位主教,投票结果是218票对2票反对亚略,相信耶稣是真天主,与圣父同性同体,同时也颁布了尼西亚信经。(「达文西密码」所说投票结果「相当接近」的说法与历史完全不符!)由此可见尼西亚和神化耶稣、解决圣经纲目的议题没有任何关系。

君士坦丁的确曾下令复制50份圣经,提高首都朝拜的热忱,但是他并没有下令写「新的」圣经,也没有替教会决定新约中应该包括那几本福音。

布朗用Gnostic Gospels(唯识论圣经)作为他的资料来源,是可靠的吗?

唯识论是一个古希腊宗教运动,早期教会有一些基督徒的思想受到此异端影响,而脱离了由宗徒们承袭下来的传统,唯识论虽有许多不同分支和意见,但主要错误在:精神世界是善的,物质世界是恶的;人的灵魂被囚禁在邪恶的肉体内;得救就是使灵魂藉着秘密知识得以从肉体内释放出来;只有少数人能从神哪里获得这秘密知识。

相对而言,唯识论圣经并非「较早」的福音。最古老的唯识论圣经也是在耶稣生活几个世代之后写的,它的内容至少在新约一百年到两百年以后才收集成册,而福音则早在宗徒时代(第一世纪中期到末期)即告完成。「达文西密码」作者认为阴谋教会企图压制基督的人性,奇怪的是,在四部福音中基督的人性栩栩如生,而在唯识论圣经中呈现的反而是个鬼魂幽灵般的耶稣。

布朗似乎很清楚他在做什么,书中充满对基督宗教福音──特别是对天主教会──很深的敌意,恶毒的谎言;妄称天主教徒如何屠杀无辜人士;有关尼西亚大公会议的谬论;假造圣经的起源;耶稣如何被早期的教会由人「转化」成神。书中编织了无穷与历史、艺术、宗教、神学和西方文化相左的虚假「事实」。

「达文西密码」利用一般读者对圣经、历史、天主教信仰缺乏深刻的了解,用他的「事实」误导别人,而造成许多无形的伤害。第一,「达文西密码」给那些本来就仇视基督宗教的人足够的「武器」,「证实」他们对教会的敌意是有根据的。第二,它给那些半冷半热的基督徒足够的借口,不再跟随基督。第三,它吸引了所有的读者──包括热诚的基督徒──使他们在感情上和理智上陷入不同程度的阴谋疑云,这是不健康也不必要的。

整本书里布朗的给人的感觉是,「我比你们聪明得多,我知道我们这个时代的『秘史』。」所以他不断利用男主角的假博学来威吓读者,使他们更容易接受他所「捏造的基督宗教起源」的「事实」。

「达文西密码」如何宣称耶稣和玛丽·德莲的关系?

   书中宣称他们结了婚,而且是耶稣使玛丽·德莲怀了身孕,生了一个女儿。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她正怀孕,为了未出生孩子的安全,她不得不逃离圣地……在法国生了一个女儿,取名萨拉。

    他们的结晶到目前仍在欧洲一些世家中沿袭。天主教会几世纪来一直企图隐藏这件它明知的事实,甚至于不惜暗杀基督的后代来保守这个秘密:人类历史中最惊悚的隐密;耶稣基督不仅结了婚,而且还为人父……

    早期教会恐惧假如容忍他的后代延续,耶稣基督和玛丽·德莲的秘密终究会水落石出,对基本的天主教教理造成威胁挑战:神圣的默西亚不曾与女人交往过……许多梵蒂冈的圣爵追踪者偷偷摸摸的要清除皇室后裔的成员。

我们如何回答这些论点?

   布朗以这种手法抨击无数天主教徒的信仰,真是一种侮辱而且不负责任的态度。他没有真凭实据支持这些争论,因此他羞辱数亿人信仰的企图是叫人难以接受的。宣称天主教徒不断杀害天主的后代,任何有信仰的人不会轻易苟同布朗这种论调。

   前面已经提到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君士坦丁下令改编或重写福音,否则基督徒一定会拒绝的。教会那时正从惨绝人寰的宗教迫害中走出来,基督徒被活活烧死或喂了狮子,正是为了抗拒否认他们的上主和  的圣经。如果说那些着作被篡改了的话,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而且一定会引起一场不会被历史家们遗忘的惊人争辩。

要改写圣经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已有几千份的手抄本存在了,跨越地中海,由欧洲到北非。许多我们现在拥有的早期的圣经手抄本都失落在沙漠里,直到后来才被现代的考古学家逐渐发现。它们的内容与后来版本所含的教理都是吻合的。

尤有甚者,比君士坦丁更早以前的教父写作里的教导和福音引句与正典福音是雷同的。

「秘密的」主业会(Opus Dei)到底是什么?他们的修道院在哪里?

Opus Dei(拉丁文,意思是天主的事业)不是一个「秘密」组织。是罗马天主教会里一个合法机构。由西班牙籍神父圣若瑟玛利亚·施礼华于1928年创立。宗旨是帮助一般平信友在日常生活中以及藉着平日活动,特别是通过工作来寻求圣德。只有百分之二的主业会成员是神父;其余的皆是平信友。主业会中没有修道院,因而更没有所谓的主业会隐修士。

有少数的主业会成员称为numerary会员,他/她们选择独身的召唤,以便完全自由地服务教会。然而,他们并不发誓、不穿任何会服、也不睡草席,或整日祈祷或行身体克苦,换言之,他们的生活与「达文西密码」描绘的毫不相干。他们和光同尘地从事世俗的工作和职业。

在看「达文西密码」时,读者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作者丢在你面前一大堆勉强可以归纳成「资料」的东西,他没有告诉你那些「资料」是他捏造的,那些是真实的但无聊的,那些是真实的但被他扭曲了来支持他虚构的结论。因此作者对教会的误解使他创造了一个人物──他的生活和行为是出版业历史中最可悲的污点。可怜的西拉不仅是个愚蠢的albino杀人犯,而且还被架上一个在教会没有隐修士的机构里「隐修士」身份。

「达文西密码」的影响真的只限于一本虚构小说会造成的吗?

那些认为「达文西密码」真的只不过是本虚构小说的人,不了解这种欺骗的手法正是书的力量,人们时常通过虚构的书,不经意地接受了他曾深思熟虑而坚持反对的立场。这就千真万确地应验在「达文西密码」的作者丹·布朗身上,他声明即使他现在要写一本非虚构的书,也不会改变任何基本的断言。

结束本文之前,请读者试读下面这个比喻:假如有个小说家告诉你:「我

要写一篇有关你家族的小说,把你的家人写成一批作奸犯科的土匪强盗,我会用你的、你的父母和祖父母的真实姓名,所以有关你们的资料有一部份是真实的。然后,我会将故事呈现为一个经过仔细考证的历史小说。但是,你不用担心,这只是本小说。出版以后,我会给你一个机会为这本书的真假作辩护的。」当然罗,我们假想中的作者有所有的权利出版他的书。可是我们不得不问:任何正当、有点责任感的人会写一本这样的书吗?尤其当它在国际间走红,被许多读者信以为真时,还去拍制成电影吗?我们很难相信索尼电影公司和丹·布朗迫不及待地要将这本书的「假戏」当「真做」。

(参考资料:1. Catholic Answers: Cracking the Da Vinci Code  2. The Da Vinci Deception, by Ascension Press & Catholic 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