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会的第一个圣体柜

至圣圣体在1935年3月31日被恭存於主业会的第一个中心---位在斐拉斯街(Ferraz Street) 50号的DYA学舍。沛多.卡西亚罗Pedro Casciaro犹记那是个极为简陋的木製圣体柜…

个人见证

1935年当沛多.卡西亚罗 (Pedro Casciaro) 在马德里攻读建築时首次遇见圣施礼华。打从一开始,父亲(如同一般人如此称呼圣施礼华般)为他打开了成圣和使徒工作的宽广视野。尔後他成为了主业会的会员并进铎成为一位神父。他在主业会的初期,是圣施礼华的得力助手,在1949年圣施礼华派他到墨西哥开始展开主业会的使徒工作。直到1995 年辞世,他都一直待在墨西哥。

以下摘录他回忆起一次因缘巧合,圣施礼华勉励他去陪伴恭存在斐拉斯街(Ferraz Street) 50号DYA学舍(主业会的第一个中心)圣体柜内的吾主。

*   *   *   *   *

1935年,马德里

一天我去和父亲谈话时,发觉到他特别地快乐。通常,当我见到他,我会先开口说话,而父亲会很仔细地听著,一句也不打断直到我说完。他会问我的内修生活、我的课业、我的父母亲等等…之後,他会给我一些他的意见。然而那天却非如此,反而是他先开始话题,他解释让我知道马德里的主教李奥波多.伊荷.嘉瑞主教(Don Leopoldo Eijo y Garay),已经给了他们所需要的许可,能在位於斐拉斯街50号的学舍 – 法律与建築学术性宿舍 (西班牙文Academia Residencia DYA)中的小圣堂,恭存至圣圣体。

斐拉斯街50号DYA学舍

在我第一次与奥古斯丁.汤玛士(Augustin Tomas) 去学舍时,父亲就带我去看了小圣堂。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个安详小巧的圣堂,在学舍另一侧的一个房间内,通向一个宽敞宁静的小花园。那间神圣、简樸及宜人的小圣堂,明显地是出自於爱而去完成的。在祭台上方的墙上有著门徒们在厄玛乌与主相谈的画像…

接著父亲雀跃地告诉我关於所得到的许可。而我呢,老实说对於他所讲的,只有一点儿的概念。我欠缺足够地基督徒培训去了解何时,而且如何能在一个神圣的地方恭存至圣圣体…

你要帮助我去陪伴祂

父亲以极大的耐心解答了我所有初级班的疑问,他详细地以言词解释著圣体体这透露出他对於在圣体内的耶稣,有著深厚且诚挚的虔诚热爱。「吾主绝对不会在这里觉得寂寞或是被遗忘,纵使可能有时在一些教堂会是如此,」他温和地说著「在这儿,在这间屋子内,住著许多学生以及有许多年轻人来来往往,祂会很开心能身处在我们的虔敬中,你要帮助我去陪伴祂。」

我很感动於他对於圣体的那份热切忠诚的爱,也因为在我去建築学院的途中会经过学舍附近,於是我满腔热情地决定要尽我所能地常去小圣堂,在圣体柜前祈祷一会儿,就像是父亲鼓励我们去做的一样。

一定就在那时,他口述於我神领圣体的祷文:「主,我切望祢以圣母受孕时,纯洁、谦逊和虔敬的精神,领受祢至圣的圣体。」

主业会的第一个圣体柜

在1935年,主业会的中心首次恭存至圣圣体於木製的圣体柜内

不久後,在1935年的叁月叁十一日,父亲能首次在小圣堂主礼弥撒,并且主业会的中心首次恭存至圣圣体於圣体柜内。那是一些修女们借给父亲的一个非常简单的木製圣体柜。他的喜乐,交错著因无法奉献一个更为尊贵的圣体柜和圣器於天主,而深感的悲伤。因为他总是希望能献给天主 “如亚伯般的牺牲”,对於崇敬天主绝对仅用最好的。

几年後他说道:「在可能的情况下,祭台和圣体柜必须是上等的,一开始,我们可能不能做到。第一个圣体座是铁製的,漆上银漆:仅有中间放圣体之处是镶银的,而第一个圣体柜仅是木製的…一位我敬爱的赎罪会修女借给我的。我多麽伤心只能献给吾主如此简陋的东西啊!」

*   *   *   *   *

节录自Dream and Your Dreams Will Fall Short, Pedro Casciaro, Scepter, 1997,第26至29页